叶述怀

全职叶蓝不拆逆
缘更,谢绝转载

[叶蓝]被动技能(2)

(1)

※原著向,老叶有特殊技能

※时隔多日的更新

>>>

  03

  有趣的灵魂会相互吸引,但如果拥有有趣灵魂的人远在无法触及的地方,长久的接触不到,再有趣的灵魂,也不过是没有下文的惊鸿一瞥。

  比如蓝河。

  二十五轮又遇蓝雨,结束招待会后叶修在体育馆门口遇到蓝河。他先前忙着团队的训练磨合,早把被小剑客踢到的事忘得渣都不剩。如今一见到蓝河,回忆的小火苗顺着风滋啦滋啦地烧着,一下子就把那事照亮了。

  蓝桥春雪在蓝河肩上坐得端正,过长的披风从他肩膀软软垂下,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叶修突然就想叫一下蓝河,恶作剧心理地想看他从茫然到被吓到的样子,而他确实也这样做了。

  小剑客微微后仰,他的主人也不过是稍稍侧头,眼角带了点茫然到全然瞪大,不过是那么一会功夫。眼看小剑客快要从蓝河肩上摔下来,叶修下意识地就伸出手想去接。可惜他都没看清是怎样的一套动作,蓝桥又乖巧地蹲在蓝河肩上了。

  这么熟练,一看就是练过的。叶修挑眉,有点意思啊这个小家伙。

  “叶神你一个人啊?”蓝河挠着脑袋,“突然被喊蓝河有些不习惯,反应慢了。”他说。

  “这不是出来透口气嘛。”叶修朝他扬着夹在指尖的烟,分出一半的心神留意小剑客的一举一动。大概是新换的这一款烟味道比较重,小剑客扯过披风捂住口鼻,只露出一双眼睛。蓝河倒是没说什么,拘谨的样子和游戏里冲他喊滚的人完全重叠不到一块去。他转身将还剩半支的烟捻灭在垃圾桶上的烟灰缸里,问蓝河,“你们的吃货大队呢?”

  G市夜市向来丰富,联盟里不管哪家战队过来打比赛,结束后多多少少都会以“领略G市夜市风味”为由,哥俩好地勾肩搭背去觅食。小吃街有那么几个老板手上都收了一沓签名,啥战队都有的那种。以致于蓝雨一直有个别称,叫吃货大队。

  “黄少他们先过去了。”蓝河笑着,“叶神是落单不知道怎么过去吗?”

  蓝河肩上的小剑客不知何时躲到脖子后边,探出半个身子往叶修这边瞧。他到嘴边的“不是”打了个转,咽了下去。“可不是。”叶修说,“带我走一遭呗。”肉眼可见,小剑客同手同脚地绕着蓝河脖子踏步走圈。

  “来G市打这么多次比赛,你们这边好吃的还是没记住。”叶修踱到蓝河身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聊着。“小蓝同志你给推荐推荐。”

  “光是早点就有很多了。”小剑客缓下踏步绕圈的步伐,掰着手指挨个数,蓝河抓着手机低头发短信。“糯米鸡奶黄包叉烧包凤爪虾饺,说不完啊。”

  G市人调子偏软,比起正儿八经地和外地人推介吃食,更像是个同大人撒娇讨吃的小孩。“你喜欢吃什么?”叶修问得漫不经心,和最开始问苏沐橙“你喜欢吃什么”“今天想吃什么”一样的语气。

  果然在吃食面前,蓝河不掩G市人敢吃懂吃的本性,话匣子顿时就打开了。蓝桥起先只是配合着蓝河的话拿出碗筷,敲着碗沿好不快活。后来蓝河越说越多,蓝桥干脆摸出笔纸,唰唰唰地往上写着。清单太长,就算是卷了起来的,手一抖整卷也散开了滑下去,直挂到蓝河皮带上,连带着蓝桥的小身板都要跌下肩头。

  叶修笑笑,收回搁小家伙身上的眼光,将眼前的灯火辉煌收入眼底。

  “叶神你呢?”他听见蓝河问他。

  “不挑吃喝,管饱就行。”他余光瞄到小剑客动作一顿,无从下手的模样有点引人发笑。

  “呵呵,叶神真的是,好养活。”蓝桥丢开手里的东西,扯过披风兜头盖住,整个人都要埋到蓝河领子里了。叶修还想说些什么,蓝河却停下了脚步,带着点歉意,笑说:“前头就是战队聚餐常去的地方了。”他指着几步路外不大的一间店面,告诉叶修:“我就不过去啦。”

  说话间陈果刚好也在店门口张望,看见他俩忙卖力地招手示意。“麻烦你了。”叶修说,“要一起进去吗?”

  蓝桥趴在蓝河领口眼巴巴望着他,青年摇摇头,礼貌地道别,转身离开。叶修摸着下巴,哎,怎么现在的小年轻都那么口不对心呢?

  

  04

  杀进季后赛后,叶修称得上忙得脚不沾地。训练室一溜队员和他们的账号卡,在他眼里几乎是人卡合一的境界。叶修真的找不出有趣的点在哪,加之有太多的事需要他参与,别说想着蓝河跟他的小剑客了,躺在床上睡着前,他满脑子都还是团队的磨合方案。

  后来魏琛在某篇兴欣专访上表示,叶修这人,半夜不好好睡觉,想到个什么磨合方案,直接就爬起来找东西记下了。“要老夫说,叶修这不要脸的,也就这点良心了。”

  但叶修的关注点不在此。

  季后赛兴欣成功拿下蓝雨,握手致意时叶修眼光落在蓝雨大小两个剑客身上,难免分神想起主客两场都没遇到蓝河。大概到季后赛结束应该都遇不到了吧,他想。

  事实上还真如此,直到再一次退役,之前的所有时间,叶修都没和蓝河见过面。但线下见不到并不意味着没有能见到的途径。比如现在,叶修这次摸出的小号,上线就在溪山城,还特别巧地就遇见了蓝桥春雪。

  只是这天聊得有点尬。

  荣耀的天气系统做得逼真,溪山城这会儿正刮着大风呢。蓝桥的披风被高高吹起,他的操作者还在客套地和叶修说着恭喜夺冠,几乎和文字泡同步,蓝桥的披风甩在叶修破破烂烂的机械师脸上。

  场面一度很尴尬。

  小剑客头顶突然蹦出一串乱码,叶修吐出个烟圈,开了语音,“你这就不厚道了啊。”那边隔了一段时间才慢悠悠地出声,“我觉得挺好的。”他听见蓝河佯装淡定的声音,隔着网线分处屏幕两端,蓝河明显自在了不少。

  “你这是要付出代价的年轻人。”叶修不紧不慢地从烟盒里抖出新的一支烟,借着上一支还未燃完的红点,续上了火。

  “你又想干什么?”游戏里蓝桥春雪往后退了三个身位格,本来收在腰侧的光剑握在手里,如临大敌。

  “听说你们最近野图收获颇丰。”叶修说得很慢,小剑客又打出一串乱码,“你看上哪个了?”蓝河问叶修。

  “割地还是赔款?”叶修饶有兴趣地看着小剑客在机械师面前不安地转来转去,接连吐出几个烟圈,正想说些什么。门口不轻不重的敲门声响过三下,他家老爷子扯着嗓门在外头吼:“叶修你在做什么,麻溜儿去为国争光!”

  叶修叼着的烟险些掉地上,他把烟捻灭到开窗通风再到把桌上烟灰缸的烟头倒进小黑袋,前后不超过三十秒。他掸掸身上衣服,把虚掩的房门打开,陪着笑喊了一声“爸”。

  叶父是转业军人,肩上几道杠几颗星叶修说不清楚,他只听叶秋讲过,老爷子三不五时就喜欢讲一通“能为国争光的事必须参加”。眼下老爷子拎着电话分机,话筒都没扣下呢,逮着叶修出来就是一番交代:“床别铺了,赶紧收拾好东西为国争光去。游戏好好打,别给国家丢脸。”老爷子把他留原地,自个儿跟话筒对面的人聊着聊着就走开了。

  为国争光这件事,说白了还是和荣耀世界邀请赛脱不开关系。电竞总局那边要求叶修带队出征,他是婉拒了,结果人直接找上叶老爷子。为国争光四个字多好听,一下就戳中老爷子,他屋里行李都没好好整理,床都还没铺好呢。

  叶修坐回电脑前,蓝桥春雪挽了个剑花,又左右瞧瞧自己袖口——这种待机动作,看起来操作者没怎么动过。他操控着机械师跳了两跳,就听见青年问他回来了啊。“你想好要割地还是赔款了吗?”他滑拉着鼠标看聊天记录,笑着问蓝河。

  “滚!你不是都要去为国争光了吗!”

  “不冲突啊。”叶修说得理直气壮,“这是饯行。”

  “……”蓝河话都不想说,直截了当地打了一串省略号。叶修食指扣着桌面,嘴上得理不饶人,“咱们关系都这么熟了是吧?”蓝河又打了几串省略号,半响才有气无力地说:“大神,你就留条生路给我吧。”

  叶修失笑,莫名就想起蓝河肩上那个账号卡。他拉近镜头,左右打量了一会蓝桥春雪,问蓝河,“你最近还带团刷本呢?”

  “偶尔也带下团战。”蓝河回答,“等会,我们不刷记录没有稀有材料!”他这么一说,叶修倒是想起还在第十区那会,他卖过攻略给蓝河,关系好着呢。

  “你那个邮箱还用着吗?”他问。另一头切出游戏,在邮箱列表扒拉着蓝河的邮箱。叶修动动鼠标,选中那串号码复制粘贴一气呵成,搜出来的账号果然写着蓝桥春雪。

  “你想干嘛?”

  “加个好友啊。”

TBC

评论(48)

热度(449)

©叶述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