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述怀

全职叶蓝不拆逆
缘更,谢绝转载

[叶蓝]被动技能(5)

※原著向,老叶有特殊技能

※还有一章就完结啦w

前文(1) (4)

>>>

  08

  叶修一直信奉着“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这句八字真言。

  全明星那会蓝桥粘他粘成那样,这让他有底气把红围巾往自己身上猜。他去问苏沐橙,你玩小号那会有截图吗?苏沐橙没多久就给他发了个压缩包,里头还真就有几张是和他的君莫笑合影的。

  穿着热辣小短裙的成熟御姐身旁站着一个戴着红围巾穿得乱七八糟的男人,苏沐橙说你当时真是丑哭了。

  “再丑的外观也掩盖不了我的人格魅力。”叶修说。苏沐橙连着发了七八个挥舞荧光棒还疯狂呐喊“my叶修”的表情图给他,还配字给您打call。

  非常有人格魅力的叶修同志转头就去找帅到天边的剑客代表聊天,半真半假地抱怨工作无聊,他很想念G市的早茶,又问之后蓝雨打义斩他随没随队。这一场刚好是春节前最后一场比赛,叶修怂恿蓝河干脆把年假也请了,来B市快活两天。

  “那我会死在去快活的路上。”蓝河随后和他分享了一次大冬天随队去B市怼微草的经历,“G市以北都是北方!想想就恨不得把蓝桥的披风拽下来自己披。”

  “瞎扯淡,分明是蓝河大大你战斗力不行!”他俩扯着扯着,最后又变成竞技场solo。叶修毫无悬念继续把蓝桥春雪打趴在地,“真不来啊?我挺想你的。”

  

  叶修最后还是成功见到蓝河:他的鼻尖被冻得红红的,站在酒店门口跺脚,还不停地朝手里呵气。叶修摇下车窗,冲他吹了声口哨,“瞧你冷成这样,出息。”他笑着塞了一罐热饮给蓝河,习惯性往他肩膀上瞧去——之前似有若无的红围巾,现在正好好地围在一个半透明的小家伙脖子上。对,就是君莫笑那小崽子。

  “卧槽你还会开车的?!”蓝河说着弯身钻进副驾驶室,朝叶修摇摇手里的饮料,“谢啦。这天真冷!”

  叶修探头去看蓝河穿的什么,他的羽绒服里只有一件瓜子领的毛衣,蓝偏黑的九分裤下是没裹上脚踝的短袜,配上浅口运动鞋,活脱脱一个大学生模样。“英雄,你来B市都不多穿两件的吗?”

  “你不是说不冷吗?”他被蓝河瞪了一眼,反而乐呵起来,“嘿,我说不冷你就信啊?”蓝河耳尖有点红,也不说话,没拿饮料瓶的那只手插在外套口袋里取暖。蓝桥看起来也没什么精神,大概是天气真的太冷了,都不蹦跶,就贴着蓝河的脖子蜷成一个球。君莫笑挪着半透明的身子往蓝桥身边凑,小短手拽了拽脖子上的围巾,分出一大半给蓝桥套了上去。

  叶修这才想起,今年冬天的活动周边,兴欣出的是围巾。红白两色,末尾有兴欣的队徽标志,他的那两条丢在车里一直没拿出来。“走吧。”他跟蓝河说,“带你快活去。”

  叶修车开得稳,车内还开了暖气,蓝河越坐越没骨头似的,就差软成一滩水了。“昨晚没睡好?”

  “不是。”蓝河摇头,打了个哈欠,眼角带点泪。“平时这点还睡着呢。”

  “你现在还都夜班啊?”叶修在路口停下等绿灯,“要不你来兴欣吧,我去跟老板娘说给你排个全日班。”他说着,给蓝河塞了一包小零嘴。

  “去兴欣免谈,再提我下车了。”叶修又问他,有没有把年假一并请了,彻底快活一阵。“今天轮休,和战队一起订了下午的票回去。”他摇着头说。

  叶修本就不是能当地陪的料,开着车带蓝河溜达一圈后,没了方向。蓝河提议,干脆找个网吧得了。这回轮到叶修瞪他了,说什么“年轻人你要健康游戏,玩游戏只是另一种放松方式”,这台词太过耳熟,说得两人都笑了。

  “我记得这条路有家荣耀主题店。”叶修之前被叶秋带着来过,说是带你去看看你的手办有多丑,结果却被店家告知,君莫笑太热销了,还不到半小时就卖完了。

  他找了十来分钟停车位,又秀了一把车技,熄火的当口,满脸等着蓝河夸。蓝河倒也配合,什么“厉害了”“666”毫不含糊地糊了叶修一脸。

  “等下。”叶修弯身在后备箱翻着什么,一小会后冲蓝河扬了扬手里的东西,他手里的塑料袋印着荣耀的标志,里头的东西包装袋都还没拆。叶修手上拆着包装袋,嘴上也没停,“你凑合凑合。”说着还给蓝河套了上去,打了个结跟平日里打领带一样的耿直。他自己倒是瞧着很是满意,大蓝桥小蓝桥脖子上都套着红围巾,不是一般的和谐。

  蓝河张张嘴,最后还是没说什么。他耳根子有点薄红,低着头跟在叶修身后,几乎是同手同脚地和他一并进了那家主题店。蓝河眼尖,进店才逛了几步,就发现一款夜雨声烦的限定杯子——金发的剑客意气风发,身后披风扬起漫天星辰。杯子下端有一列编码,最后两个数字落满了星星。

  “没想到这里有这款杯子。”他扭头跟叶修说:“我之前只收到没有编码的那套。”

  叶修凑过去看,哦了一声,真诚地建议道:“你应该再收个君莫笑的。”你看你家蓝桥就很上道,眼神一直往兴欣那边瞄。

  “我怕我少活几年。”蓝河笑,“你是不知道,你去神领那段时间,大春头都快撸秃了。”

  “那你呢,买增发剂没?”他俩并排逛着,蓝桥蹦过一阵后,被君莫笑压住肩膀,看起来乖巧极了。闻言又跳起来,拽着君莫笑的半截红围巾往自己身前拉扯,龇牙咧嘴的,看起来甚是凶恶。

  “在十区那会买了不少。要个袋子。”收银员一直盯着叶修,找钱都多找了十块。“诶。”蓝河捅他一把,“瞧瞧你,祸害众生。”

  叶修乐呵呵替小姑娘签了名,问他:“那你被祸害到没有?”他没听到回答,抬眼看去,小剑客已经跑出去了。

  他俩从店里出来后又去看了场电影,盘算着看完吃个饭再回去收拾东西时间刚刚好。

  然而还未开场的只有个文艺片。上座率并不高,影片剧情冗长沉闷,看得人昏昏欲睡。蓝河先撑不住,开场十来分钟就倒下了,神情纯良,呼吸绵长。

  大屏幕里少女扯着风筝的线一收,他俩前头的小情侣头抵头打了个啵;一放,蓝河打着瞌睡,头歪到他肩膀上。鬼使神差地,叶修抬手揉了揉蓝河的脑袋,君莫笑松开抱着蓝桥的一只手,抓住他的手指蹭了蹭。

  ——嘿,傻儿子再不是个半透明的小崽子了。

  

  09

  “叶修你在家吗?我们来看你啦。”苏沐橙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叶修正陪老太太看言情偶像剧。妆容浮夸的演员们睁大眼睛互怼,台词无营养到翻来覆去几乎都是“我这么爱你你怎么可以爱他”。偏偏老太太还看得滋滋有味,还拉着叶修说“你看看这几个姑娘,个顶个长得好,诶你说刚那对最后会不会在一起啊”。

  叶修几乎是刚接到电话就从老太太身边逃开,下楼却被浩浩荡荡的队伍阵势吓到了。兴欣几乎全员到齐,B市土著诸如王杰希楼冠宁也都在列。“春节B市游吗你们?”

  “大过年的,热闹热闹嘛。”苏沐橙抓着手机,冲他们扬了扬,“等会到的更多。”

  一群人嘻嘻哈哈的,王杰希和唐柔聊着古典钢琴,乔一帆和高英杰凑一起分享一对耳机,安文逸和钟叶离走在后头聊牧师的治疗手法。叶修凑到苏沐橙身边,客套话都不说,开门见山告诉她:“我看到君莫笑那小崽子了。”

  “你说最新的手办吗?”苏沐橙收起手机,很是兴奋,“老干部你也会去逛主题店了啊!”

  “上回和你说过我看得到你肩上的沐雨橙风来着。”叶修瞄了眼躲到苏沐橙兜帽里的沐雨橙风,“你家小枪炮躲兜帽里呢。”

  “你说的是这个啊。”苏沐橙拢着手,笑道:“我当时还跟你说要看到一叶之秋要先遇到命定之人吧?”她看叶修点头,就继续说了下去,“一叶之秋换了孙翔操作后,你应该就看得到了。那这么说的话。”苏沐橙意味深长地看了叶修一样,“你是遇到哪个看对眼的啦?”

  看对眼吗?叶修长这么大,除了一颗红心向荣耀外,倒也没仔细想过未来和自己相伴的是人是物,更别说如果是人,那该是男还是女。他被苏沐橙这么一说,忍不住把蓝河往刚看的言情剧里套,男主角和女主角不打不相识,从打打闹闹到现在打情骂俏,就差扯过一段红布做套嫁衣,塞进去一个你和一个我了。别说,前半段剧情和他俩还挺像的。十区开荒的事谁能说不是打打闹闹的?可他俩跟言情剧相似的也不过是前半段打打闹闹的剧情,那往后呢?叶修揣兜里的手摩挲着烟盒,他还是不习惯没有尼古丁的思考环境。

  苏沐橙见他没回,心下也有一番思量,便问他:“你能在别的地方看到君莫笑吗?”

  叶修摇头,从始至终他都只在蓝河肩上看到君莫笑,从无到有。

  苏沐橙又问他,“那你觉得那位是什么样的人?”

  叶修一直没去给蓝河下定义,如今被苏沐橙这么一提,也仔细想了一番。单论操作的话,蓝河也只能算是普通玩家里的高玩,还不是PVP的高玩。但如果说到副本和公会的管理,蓝河的能力自己都盖过章。脾气也是没得说的好,不管是调教兴欣的五百小白,还是带着副本团,蓝团长向来都不是一个逮着错就骂的人,他完全是哄小孩一样的,告诉人你刚哪儿错啦,怎么错的,下次怎么避免。

  抛开这些不说,蓝河又是个爱面子又心肠软的。叶修和他处了这么久,就凭着这些把他吃得死死的。每每想起,只觉得蓝河这人实在是很难叫人不喜欢。再说了,君莫笑这小崽子都只出现在他肩上,蓝河这人能讨人嫌吗?

  边上苏沐橙还在和他科普着喜欢一个人会有什么表现,他只把“会想着找机会去接近,逗着哄着”听进耳朵里。苏沐橙的话都说得这么直白了,叶修觉得自己再听不懂,也就愧对这些年老对手们给他冠上的“战术大师之首”的头衔了。

  他心里头有些痒痒的,突然间就很想再见一眼蓝河,听一下他的声音也好。他有那么点心动,想找当事人确认下。

TBC

评论(44)

热度(422)

©叶述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