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述怀

全职叶蓝不拆逆
缘更,谢绝转载

【百日周黄029】后来(fin)

※太久没写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_(:з」∠)_

※百日活动字数和质量双下限_(:з」∠)_

>>>

  

  周泽楷提着两个礼袋,跟着黄少天进了小区,看起来和平日并无二样。

  

  花圃里突然冲出一只三花,凶巴巴地挡在周泽楷面前,朝他喵喵喵一通叫。“少天……”黄少天回头,“噗”地笑开,“周泽楷你怎么回事啊,居然被一只三花拦住去路,说出去不得笑死人。”他弯身逗了一把小区霸主,直把三花摸得眯起眼打呼噜。“紧张啊?来来来,剑圣大大给你讲个故事,你说要讲什么故事好呢?从前有个小帅哥,跟着对象见家长,走路同手同脚还被一只三花拦住。这时候小帅哥的对象从天而降,左手逗猫右手牵小帅哥,成功将小帅哥从水深火热里救出来。你说这小帅哥的对象帅不帅帅不帅?”

  

  舒服够了的三花甩甩尾巴让出一条路。周泽楷牵住黄少天的尾指,“帅。”顿了顿又补了一句,“特别帅。”

  

  “别紧张啊。”黄少天扭了扭手,手指挠挠他的掌心,“我爸妈很好说话的,肯定不会把你赶出去的啦。什么甩一张支票要你离开的戏码也不会出现,放心大胆地跟我走吧少年。”他的眼睛亮亮的,笑起来看得见小虎牙,“你还有我这个超级帅气的对象在呢。”

  

  周泽楷凑近了些,往他耳朵里吹气,“好。”看黄少天耳朵尖都红了,他心情甚好,走路都不同手同脚。

  

  “这是什么?”黄少天朝他手里提的东西努努嘴。周泽楷把礼袋的正面转给他看,龙飞凤舞的一行字,他只能勉强分辨出是跟茶有关的。“送茶具?”虽说是疑问句,可从黄少天口中说出来,肯定句的成分占了大半。

  

  “还有茶叶。”

  

  “等会我爸可得开心得不行。”黄少天领着他进电梯,边按下楼层边说:“他就一茶疯子,嗜茶如命。当时要去打游戏,拿两盒好茶贿赂他,他就同意了。气得我妈把他的茶壶摔成八瓣,还打电话给我说不许给老头子带新的茶壶。”

  

  电梯发出叮的一声,停了下来,黄少天牵着周泽楷走出去,嘴上说着“别怕啊,我告诉你个秘密,我妈还是你的颜粉来着呢。”手下已经按响门铃。来开门的是黄妈妈,“小周来了呀。”围着围裙的妇人笑得温和,把他俩迎进去的同时还念着“小周长得比电视上的还英俊帅气啊”,将周泽楷未出口的自我介绍逼回了肚子里。

  

  边上黄少天冲他眨眨眼,比着口型说“我就说吧”。周泽楷摸摸鼻子,心里叫着,这发展太快了,明明感觉昨天才开始恋爱!

  

  他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周泽楷还是个没被摸出打法特点的新人神枪手,出手快准狠,愣是把黄少天打得垃圾话都少了三分之一。

  

  “哎哟不赖嘛。”剑客糊了神枪手一脸披风,翻身滚出去还要叨叨两句,“这么个暴脾气,我好怕啊。看剑看剑!砍死你砍死你,上挑,三段斩,银光落刃,哎哟居然躲过去了,挺有两下子的嘛!”

  

  好吵。周泽楷想着,加快了释放技能的速度,打了黄少天一个措手不及。两人血线交替着下降,最后还是新人占了半分优势,仗着一丝血皮啃下了比赛。他和黄少天先后从比赛席钻出来,输了比赛的前辈居然笑着和他说,打得不错嘛,团队赛可就有你好看了。

  

  他在候场区等着,忍不住分出许多注意力给蓝雨那边。黄少天在他们中间说说笑笑,一点也没受输了比赛的影响。许是察觉到有人在看他,黄少天扭头朝周泽楷那边看去,冲他笑了笑,露出一颗小虎牙,看得周泽楷一愣,继而也回了一个腼腆的笑。

  

  团队赛轮回真的输给了蓝雨。赛后握手,黄少天笑嘻嘻告诉周泽楷,其实你打得不错啦,可惜遇到我们大蓝雨。周泽楷稍微用点力回握过去,黄少天就嚷嚷着“周泽楷你故意的吧,这么用力你想对我的手做什么?哎呀郑轩你别推我啊,我话还没说完呢。”

  

  “黄少是这样啦。”被称为郑轩的人如是告诉周泽楷,“台上热死了,黄少快走快走。”

  

  之后的采访,也不知道媒体是怎么了,一个两个都把他俩描述成反义词。偏向轮回的媒体们,吹捧周泽楷的稿子到最后总要似有若无地挖苦下黄少天;蓝雨家的记者朋友们,字里行间就是跟周泽楷过不去——就连周泽楷这样温顺寡言的人,都觉得不好。不是这样的啊,他很想这么跟媒体们说。

  

  常年窥屏且死于小窗的周泽楷破天荒地通过群聊找上黄少天,跟聊天窗口死磕好一会,才忐忑不安地发出“前辈”两字。黄少天的回复来得有点慢,他这会还在大群里叫嚣着“叶秋来打架”。

  

  但他消息回得足够长。

  

  “周泽楷?卧槽你居然会找我,什么事什么事?要来PK吗!蓝雨超帅剑客,技术没得说,和他PK一把你就会迷恋上这种感觉。来吗来吗?我竞技场房间都建好啦!”

  

  周泽楷吓了一跳,他是知道黄少天向来热情,但这是不是也热情过头了?他一方面开心着黄少天愿意找他切磋,另一方面又暗自纠结,我们才见过一面啊,你怎么就这么自来熟?周泽楷发动秘技,惜字如金,回了黄少天一个“好”,对方兴高采烈说“等会我去开房间”,进到竞技场他才后知后觉,刚刚这是被诈了一把?

  

  他俩足足打了三把,才说上正事。操着一口浓浓广普的黄少天伸了个懒腰总结道:“媒体就是这样啦,没得写就瞎写一通,你就不用去在意这些了。要我说……”

  

  周泽楷听不到下文,等了一会才拉近麦克风,尝试着“喂”了几声,依然没有任何回音。聊天窗口缩小至菜单栏,会自拍的柯基疯狂闪动以示存在。黄少天苦哈哈地说:“这片区现在停电简直太没人性了!”他好一通批评,从时间点的不对到过度压榨劳动力,周泽楷看着看着就笑出声。他自认很诚挚地邀请黄少天,下次来S市打游戏。

  

  至于理由,供电稳定。气得黄少天又甩了一屏幕的表情包,拒绝承认他们片区供电不稳定的事实。

  

  黄妈妈差使着自家老头把汤从炖锅里端出来,自己关了炉子装好菜,招呼两年轻人吃饭。

  

  饭桌上的菜大部分是周泽楷喜欢吃的,黄少天替他夹了一筷子,嘴上却嚷嚷着自己不是亲生的,粉丝的力量真是可怕。黄妈妈瞪他一眼,笑骂你总是在家还吃不够吗?

  

  黄爸爸乐得没人说他,扒了两口饭,才慢悠悠问周泽楷一些话。无非是怎么过来的,最近没训练吗之类的。周泽楷本就寡言,这时候更是不太会说话,急得黄少天都替他答了。

  

  “你这臭小子,问的又不是你。”周泽楷把脸藏在瓷碗后边,偷偷笑出声,被黄少天逮了个现着。他怒道:“周泽楷你又跟着起哄!”话是这样说,手上又给他夹了菜,“我跟你说,这才是我们G市的家常菜,你吃一口试试,好吃到哭。”

  

  黄妈妈感慨了句年轻就是好,黄爸爸急忙往她碗里夹菜,堆得跟小山似的。

  

  “他俩就这样,感情好着呢。”周泽楷轻轻撞了撞他桌下的腿,也给他夹了一筷子肉。“这样很好。”他说。也许感情的一开始是缠绵热烈的,发展着发展着,最后有些变成加了冰糖的温白开。没有碳酸汽水的爽透,也没有果汁的甜腻,但胜在甜味绵长。

  

  收拾完桌子洗好碗筷,四人齐聚客厅,周泽楷又一颗心噗通噗通快速跳动起来。黄妈妈顾着煮水泡茶,倒是黄爸爸拿眼睛往他们身上扫,周泽楷不由挺直身板,有种多年前上课被老师一扫,试图坐直身子掩饰上课走神的微妙感。

  

  “别的我就不多说了,这条路不好走,两人可得好好扶持着啊。”黄爸爸笑说,“特别是少天你,可得做好让你妈瞧瞧。”

  

  “缘分到了,就该好好经营。”黄妈妈把装满茶水的杯子往他俩一推,笑意盈盈。

  

  这话周泽楷听着耳熟,他爸也曾拍着他的肩,跟他说过类似的话。

  

  那会儿他准备去机场接他爸爸回家,出门走得急,手机忘了带。折回去拿时,正巧碰上手机在他妈妈手里响得欢——要糟,桌面锁屏通通都是黄少天,来电铃声还是联盟为迎合粉丝推出的“职业选手喊你接电话啦”的黄少天版——他只为黄少天而设。他和他妈妈大眼瞪小眼,黄少天喊完一段话他俩都没动作。

  

  “你先去接你爸吧。”他妈妈叹了口气,把手机还他。

  

  那晚周泽楷睡得迟,深夜起来时还听到父母房里低低的交谈声。

  

  “你说阿楷这是不是得病了啊?你个当医生的,说说到底要不要带阿楷去看看。”

  

  “这不是病。”当医生的父亲拍了拍他妈妈的背,“不用看医生也不用吃药。”

  

  “我还是觉得不好,不放心。你说阿楷怎么就这样了?”

  

  “几年前,你说阿楷打游戏不好,你看他现在不也发展得挺好的。再说了,阿楷喜欢男孩子怎么了,这和我当年喜欢你也没差。”屋里有人翻了个身,他听见他妈妈气急的反驳。“这能一样吗!”

  

  “怎么就不一样了?”男人笑出声,“船到桥头自然直,与其担心这个那个,还不如给咱儿子鼓鼓气。当年他想打游戏那会,咱不也都支持。”

  

  周泽楷在门口听得眼眶一红,揉揉鼻子,蹑手蹑脚走开,悄悄去给黄少天打电话。铃声响了接近四十秒才被接起,黄少天声音带着浓浓鼻音,问他大半夜不睡觉怎么打起电话来了。“很想你。”他说。

  

  “你天天都想我,不是我说你,你这样黏糊,我压力好大哦,就想呆你身边不走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听起来像是黄少天从床上坐起来,靠着床背。“发生什么事了吗?这个点打电话,哎呀不会是什么大事吧,不行不行,我得去看看明天最早的班机是什么时候的。”

  

  “别急。”周泽楷换了只手拿手机,“没事的。”他轻笑着,“就是突然很想你。”

  

  “周泽楷你怕是要甜死我好继承我的购物车吧。”黄少天笑骂他,“你们S市的都是泡在蜜罐里长大的是不是?我跟你说,你这样瞎撩,在我们G市可是要被拿去熬汤的!”

  

  “熬了给你喝。”男朋友太会撩怎么办,是把他炖了好还是红烧了好?

  

  隔天早餐时间,周家父子在饭桌上进行友好会谈。周父最后也不过是拍拍他的肩膀,说:“洁身自好,别让你妈伤心。”

  

  结束黄家晚间活动收拾干净的两人瘫在床上吹空调,黄少天碰碰周泽楷的指尖,“我就说不用紧张吧。”周泽楷不答,只侧过身跟他讨了个吻,蹭蹭他。闻着一样的沐浴露味道,周泽楷心情更好了。

  

  黄少天翻身和周泽楷十指相扣,也不知是想到什么,突然问周泽楷:“你还记得你那尬到不行的告白吗哈哈哈哈哈,每次想起来我都忍不住想笑,你说你这人,唔唔……”周泽楷把他未说完的话都堵在唇舌间,只留一双盈着笑意的眼睛。

  

  周泽楷在想,我那告白怎么就尬了,真的就是打游戏送对象啊——不仅仅是玩荣耀,热门手游他俩也没少玩。三更半夜抽卡画符,互相炫耀着新到手的五花ssr。发展到后头,两队赛后聚餐,两人都摸到一块唧唧歪歪去了——非酋和欧皇是没有友情的,今天的友情发展到后天,可能就变成了爱情。

  

  徐景熙问郑轩,那些媒体真的会写报道吗,这俩人哪里不合啊,都快成连体婴了。江波涛和喻文州结束神秘交谈,定好了下次来G市打友谊赛的时间。

  

  黄少天并不知道这些,他还在那里兴奋着又到了验证血统的时候了。周泽楷眼疾手快地覆上他要抽卡的手,金光闪过,黄少天一直许愿着的卡牌给里给气地蹦出来。“打游戏送对象。”他小心翼翼地扣进黄少天的指缝,见他没什么反应,想了想又补一句,“欧皇血统。”

  

  喻文州恰好转头看向他们这边,疑惑地问周泽楷,“少天怎么趴在桌上?”

  

  “太兴奋了。”周泽楷把他俩牵着的手往桌下藏,一本正经地说到:“脱非入欧。”

  

  再后来他俩的事在圈里慢慢传开后,喻文州带头黑黄少天,说他这辈子最欧的一次就是抽到周泽楷。

  

  “抽到你这张卡真挺好的。”黄少天不无感慨。“欧洲人了一回。”周泽楷挠挠他的掌心,“吃香喝辣,脱非入欧。”

  

  世界上有那么多打游戏的,靠着游戏遇见对的人那么少。黄少天当了许多年非洲人,难得欧皇了一把,他攥着这来着不易的欧气,翻身覆上周泽楷,把脑袋埋在他耳边。

  

  “怎么了?”周泽楷问他。

  

  “吸欧气。”黄少天的声音有点闷,“吸了你的欧气,你就是我的人了。”

  

Fin

评论(10)

热度(99)

©叶述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