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述怀

全职叶蓝不拆逆
缘更,谢绝转载

玩剑三的时候会想,如果老叶来玩,会是怎样的?是建一个墩墩墩的打奶圣手丐帮还是一个从不担心没马草的天策。

后来想想,其实他的话,玩什么都叫人头大。

像花间,他肯定是一朵体操花,被压着打十分钟还能优雅地旋转跳跃。反手挥出绿光一道,吓得对手以为他开乱洒要爆玉石,交掉最后一个减伤后却发现,叶修不过是拉了个听风。

像离经,堪称内功噩梦。据说33时看见他点踏冰,内功队总是先退为敬。后来他去打比赛,内功队伍遇上他的队伍,总是二话不说bp掉他的离经。

像莫问,他的懵逼圈和迴梦,总是叫人崩溃的。不管是谁,被拉进去想活着走出来基本没可能,因此他的莫问成功当选区服最不想遇到的长歌。

他的霸刀,是出了名的胶水流,地毯仿佛涂了一层不会干的502。每次死在地毯上的选手,组起来可以打攻防,还有很多进不了图在排队。

他的苍云是因为极限续减疗出名。减疗只剩1秒你以为终于要掉了,却悲伤地发现,你扶摇他跟着你扶摇,身上又是一个新鲜的减疗。只有你溜不掉的减疗,没有叶修叠不上的。

叶修的剑纯是个欧到爆炸的天卦,一次出夜话白鹭。因为懒,从来不挑外观,在竞技场内看外观界眼中是毫无威胁的存在。上一次这样看他的人,被他左手大道右手剑飞教做人,只差在近聊跪下叫爸爸。

可是他又非常好说话,出自他手的技术贴教学视频满天飞。低端局玩家恭恭敬敬称他一声大佬,高端局老对手总是用一种“你怎么还不退坑”的语气称呼他,老叶啊。

当然他也不是什么错都不犯的。早年黑历史一堆堆,比如玩和尚扶摇起来却摔死了,玉石爆在盾立上,反弹回来把自己炸得只剩一刀。

可他不过是点一支烟,笑笑说,游戏嘛,总会犯错的啊。你以为就这样没了,他却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冲你说,嘿,别说出去呀。

评论(19)

热度(56)

©叶述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