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述怀

全职叶蓝不拆逆
缘更,谢绝转载

现欧 | 片段1

※ 没头没尾,爽完就跑

※ 原作 网易王三三  龙妹要周游世界


>>>


现充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接吻这种恶心的唾液交换行为会拥有一个浪漫的定义。光是想象一把两个人嘴对嘴亲得黏黏糊糊的,分开时还会沾上一圈口水,他打心底想去刷牙漱口。亲吻也是不能接受的,女孩子的话会亲到一嘴着色剂,男孩子想想就毫无欲望。

这种想法在没遇到欧阳之前,非常根深蒂固。他一度认为,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改变他的看法。

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

如果有一台时光机让他穿越时空回到过去,他二话不说就给自己一巴掌,扇掉这个念头——因为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的欧阳。

他没来得及擦干的头发还在往下滴水,薰衣草味的沐浴露香气从他热乎乎的身体飘出来,钻进现充鼻子里。他无端生出“这是我的所有物”的念头,实际上不过是因为他俩用的沐浴露是同个味道——618年中大促销,伟哥下单补的货。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欧阳那被热气蒸得水润的双唇。

看起来像上好的果冻,软乎乎的,咬起来应该很不错。现充不着边际地乱想,也许他该上去咬一口试试的。

欧阳随意地呼噜了两把头发,把脏衣服逐一往洗衣机里丢。现充心思又跑偏了,洗衣机旁边的角落看起来挺适合壁咚的。这时候欧阳应该会很吃惊,脑袋不自觉撞上墙壁,耳朵擦过镜子的玻璃边缘,瞪大眼睛问他突然发什么疯。他的声音应该还要带一点恼怒,还要装得凶巴巴的,这样看起来比较有气势。毕竟他矮一点。

然后他会说一句看起来很霸道总裁的台词,比如“呵,男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欧阳去剧社帮过忙,应该能理解突然入戏是什么情况。也许他会很配合地接住戏,一边翻白眼一边问,“那你要怎样才能放过我啊?”

放过?不,不可能的。他会戏谑地打量欧阳,在他开始不耐烦的时候,歪过头,找好一个角度,吻下去。一开始只是贴着双唇轻轻摩擦。入秋后仍被床铺封印的抽卡之神懒得下床补充水分,唇上都有死皮了。熊孩子还要用牙齿咬下死皮,用力一拉,皮下娇嫩的肉就开始往外渗血。他都可以想象出来,欧阳一边疯狂骚操作,一边嘶嘶抽气,嘴里还要骂几句MMP。

他会用舌尖扫过那些地方,在欧阳回过神前,快速抽离,静静看他。他一直知道欧阳长得挺好的,这样低头去看他,就越能发现,其实这人睫毛又密又长,眨起来挠得人心痒痒的。那模样简直是无声的引诱,勾引他吻下去。

他确实也这样做了,在欧阳张嘴要骂他的时候,他一鼓作气,和欧阳又接了个吻。熊孩子在游戏里被惹急了嘴巴是挺脏的,但是吻起来却是极其柔软的。欧阳的舌头一开始怯生生的,只知道躲闪。可是口腔的空间才多大,又能躲到哪里去。最后还不是被他逮住了。

他吻得很放肆,吞咽不下的唾液会顺着嘴角流下去,一直吻到欧阳喘不过气,才不情不愿地放开他。看欧阳大口大口喘气,面上潮红,他会抵着他的额头,问他感觉怎么样。欧阳会结结巴巴地告诉他不怎样,推开他落荒而逃前还要陈述一番他是不会背叛Gakki的。

可是和他接吻的感觉是真的好。现充抬手擦掉嘴角的口水,看欧阳兔子一样窜上床,心想会有下次的,下次会吻得你还想要的。

“老高你怎么在流鼻血,没事吧?”欧阳抽了两只面纸递给他,以示室友爱。“最近有点干燥你多吃清淡点的东西啊。”他爬上床前又交代了一句,“炸鸡给我吃就好啦。”

被留在下边的现充神态自若地擦掉鼻血,等到欧阳完全爬上床又开始玩游戏后,才慢慢掩住脸,妈的,太丢人。

然而他想吻欧阳的心思顿时又坚定了几分。


Fin

评论(3)

热度(85)

©叶述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