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述怀

全职叶蓝不拆逆
缘更,谢绝转载

【叶蓝】逢侠(一)

♣武侠paro,破案解密向

目录

>>>

  01

  

  妇人摇头道:“不曾见过。”说罢,拉过旁边小孩,疾步离去。走出十馀步,回头瞧一眼,也不知瞧见了什么东西,竟是拽过小孩跑了起来。

  

  这是蓝河一路走来遇到的第五个人了。他从怀里掏出一卷图纸,展开看着,上边有几处圈了红圈。蓝河挑了其中一处,从那图纸中抽出一张,慢慢看着。他偶尔抬头四处张望,又低头细细对比,一番细看下来,自觉是此处不差。他唤过一旁的系舟,叫他也瞧了一通。系舟道:“正是此处。”

  

  蓝河接过他递来的图纸,心想:“虽说此处据点甚为隐秘,可这村子里头也有我们的人,不该一路走来个个都道不曾见过。”他将此话同随行的二人一说,那两人纷纷道着实古怪。

  

  三人一路朝前走去,本还谈论着遇着的几个人和他们所说的话。忽地,蓝河耳朵一动,听得一阵极轻的脚步声,忙朝系舟雷鸣二人递了个眼色,急急刹住话头。便在此时,有一年轻樵夫打从他们身旁过去,一双眼睛直往三人身上打量,直瞧得蓝河甚是不自在。

  

  他急中生智,冲那樵夫问道:“敢问大哥,这进城的路怎么走?”樵夫笑道:“我瞧你们仨甚是面生,果真是迷路的。”蓝河面上称是,同樵夫客套,夸他眼尖,一眼就瞧出他们仨是迷路的,又向他打探道:“不知大哥可曾见过几个身形与我相仿的蓝衣人,其中一人左颊有一块疤。”他一面说着,一面暗中按住雷鸣要拿出画像的手。

  

  樵夫奇怪道:“你们打探这几个人做什么?”蓝河陪着笑道:“我这几个兄弟贪玩,前几日不慎走失了,这不就得我们来寻了。”他不动声色地打量樵夫,只见这人神色古怪,一手垂在身侧,指腹异常光滑,又听得他脚步声轻得不像话,蓝河心里头自是不信这人只是个普通樵夫。

  

  那樵夫也道不曾见过,又说着还有别的事,径自走了。雷鸣见状,急道:“蓝河,方才你为何不让我拿画像出来?”

  

  蓝河笑道:“你可注意到这樵夫的脚步声?”雷鸣面有疑惑,一旁的系舟接嘴道:“这人脚步忒轻了。”蓝河点头,又叫雷鸣伸出右手,点着他指腹的茧,道:“练武之人掌中有茧,砍柴之人自然也有,可他的指腹却甚是光滑。”

  

  言已至此,雷鸣恍然道:“此人怕不是砍柴人。”他是个急性子的,登时就嚷嚷着这人是把他们当猴耍了罢,越说越上头,竟是要去寻那人讨个道理。蓝河忙将人拦下,道:“莫要冲动。”系舟在旁亦是劝着,直道此处不比蓝雨山庄,不可全凭喜怒做事。

  

  蓝河压着声道:“这一路走来,我总觉得暗处有人盯着。”说罢他又四处环顾了一番,一旁树影重重,一旁流水潺潺,唯有正中一条大道可供行走。“此时也不知那樵夫是躲着人的,还是同那些盯着咱们的是一伙的。”蓝河神情颇为严肃,交代道:“既如此,万事切记小心为上。”

  

  三人走出一段,寻得几户人家,又一一问了过去,却都道不曾见过蓝河他们要寻的人。蓝河心中揣着疑惑,在村口候着系舟他们,见刻着“沂川村”三字的石碑背面还刻着一支羽箭,便多瞧了几眼。

  

  这时他听得有人碎嘴道:“也不知最近是怎么回事,咱这小破村子,竟也来了这么多外人。”又有人接嘴道:“我瞧最近来的几拨人,个个都不似善茬,你说话可要担心些。”先前说话的妇人“哎哟”两声,又聊起了家长里短。蓝河听了两句,无非是孩子顽皮之类的话,也就笑笑,不再竖耳去听。

  

  系舟雷鸣二人先后过来,一个摊手一个摇头,事情并无甚进展。三人只好先出了村子,约莫走了三里路,便是一个三岔路口。蓝河将图纸拿出细看:往北是去兰中山,山势虽险峻,但穿过此山,便可去向他处;往东去往慈水港,嘉裕城出城去往别处的水路,唯有慈水港一处;往西,便是进城。

  

  “东西北都有去处,这往南却是去向何处?”系舟如是问道。蓝河闻言又瞧了一眼图纸,遗憾道:“图上未曾提及,想来不是什么好去处。”

  

  常言道,最安全的去处,莫过是把自己置身于人群之中。蓝河稍作权衡,便指着图上嘉裕城的方向,道:“进城。”城内人多眼杂,倒也不难甩开身后尾巴。

  

  三人一路紧赶慢赶,又在城内七拐八弯,专挑热闹地儿去,没多久便把身后跟了一路的人全然甩开。这一路下来,蓝河早已觉得口干舌燥,见不远处有“茶”字旗高悬,提议道进去歇一歇脚。

  

  蓝河替他们各斟一盏茶,笑道:“雷鸣,你憋了一路,现在可以说了。”雷鸣挠头道:“也没什么好说的,无非是觉得,沂川村实在古怪,个个都似藏着事。”系舟亦点头,道:“有一户人家,不过才开了个门,见我脸生,话也不说,便关了门。主人家直道不曾见过外人,让我去别处问。”

  

  蓝河扣着有些脏的木桌,道:“看来,我们并非第一批过来的。”他端过茶壶,又续上一杯,心里头却是直叹气,这茶未免也太淡了罢。系舟开口问道:“也不知跟着我们的那伙人是怎么回事。”

  

  蓝河竖起两指,道:“一,盯上我们了;二,和那樵夫脱不开干系。”系舟饮了一口茶,方道:“依我看,恐是被盯上了。”他同蓝河分析道,那伙人是在进村后才开始隐在暗处跟着他们,若说只和樵夫脱不开干系,解释不通为何前头就跟着。“况且,那个妇人,不过是扭头瞧了一眼,便拽过孩子跑了,她是见了何物或者何人才惊慌成那样?”系舟缓缓道,“她走才多久,那樵夫就出来了。”

  

  蓝河亦觉系舟说得在理,有心问一句雷鸣是怎样看的,扭头才发现,雷鸣早已侧过身子,去听说书先生说书了。他同系舟对视一眼,均是失笑,却也跟着雷鸣听起说书。此时正好讲到,当年武林大会上,叶秋三胜韩文清这一段。

  

  说书人眉飞色舞道:“那韩文清使的是拳法,唤作‘赤虎拳’,当真气势如虎。老朽当年只是远远瞧上一眼,便已觉得双腿发软,险些站不住。”底下人嘘声一片,道:“您老人家去凑什么热闹。”说书先生却道:“此言差矣,若非当年远远瞧上那么一眼,又如何知道,叶秋实乃少年英雄。”他拿起惊堂木一拍,又道:“叶秋见他只拿双拳当武器,便也舍了长矛,只随意借了旁头挑水汉的横担,就同韩文清过起招来。”先生一面说着,一面手脚齐用,试图将再现叶秋当年神勇。

  

  讲到激动处,茶客里头有人大声喝彩,直言这才是叶秋大侠,当真少年英豪,不愧是他所仰慕之人。当即便被反呛道:“可算了罢,叶秋三胜韩文清之后势头可大不如前咯,怕是当年三胜之人并非叶秋。”事实如此,那之后的武林大会,叶秋虽说光彩还在,但嘉世再无折桂,江湖上提起,多半是说叶秋也不过如此。

  

  “叶秋前辈再不如前,亦是强过这些人。这大兄弟倒是敢说。”系舟小声说着。蓝河摇着茶盏,笑道:“这分明是茶,他们倒是喝出酒味来了。”

  

  酒性上头,自然就易失了分寸。只听得先前夸赞叶秋的汉子摔了手中茶盏,怒道:“你这话什么意思?”那人嗤笑一声,道:“这位兄台莫急。这叶秋叶大侠多年蒙面示人,可有人知他长甚模样?”见众人摇头,他得意道:“既然大家都不曾见过,那我说他前后不是同一人,又有何错?还是说,你们这些跟随叶秋大侠的,都是这样的脾性?”

  

  蓝河小声同系舟道:“这怕是压不住,要打起来了。”说罢,他眼尾瞥见一抹寒光,那一头已然打起来了。

  

  汉子武学上随的叶秋,自是使矛,手腕一抖,径直朝年轻人颈间刺去。年轻人丢开手中茶盏,朝后翻跳,又夺过旁人腰间佩刀,横在面前,挡住汉子矛尖。二人兵器相撞,发出一声嗡鸣。年轻人将刀一抽,旋即抬腿踢开汉子长矛,大刀携凌厉风势,直朝汉子面门砍去。未待招式老去,他抖动手腕,转而朝向汉子心口。汉子却似早已料到一般,略略侧过身子闪过,瞬息间二人已拆了十来招。忽地,汉子将矛刺向年轻人大腿处,往下一划,血花飞溅,年轻人生生被逼退了七八步。

  

  汉子举矛对着年轻人心口,冷笑一声,道:“叶秋大侠之能,岂是你这学艺不精之人能言是言非的?”年轻人怒视他,梗着脖子狠声道:“叶秋大不如前,势头已去,关我学艺精否何干!”闻言,汉子矛尖又往前顶了几分,半眯着眼睛道:“若是不想死,便收回刚那番话。”

  

  他二人这一番缠斗,叫原本碎嘴的茶客都躲得远远的,可惜管不住孩子。此时有一个扎着牛角辫的女娃娃从二人间跑过,年轻人眼珠一转,矮身一滚,猛地抓住那女娃娃,呵呵笑道:“如今你是觉得,我的命重要,还是这娃娃的命值钱?”

  

  女娃娃突然被陌生人抓住,胸前还架着一把刀,霎时哇哇大哭起来,嘴里直喊着“娘亲救我”。汉子却是不敢动了,刀剑无情,谁知会不会伤及孩子。他只好软下声,道:“莫要伤到孩子,我放你走便是。”

  

  年轻人将女娃娃抱至胸口,一面朝前挥刀,一面往门口退去,嘴里还叫嚷着“谁都不许往前一步”。突然间,有一硬物弹在年轻人持刀的手腕处,他吃痛抽声,大刀应声落地。那边厢蓝河轻道一声等的便是此时。

  

  只见他脚步交错,闪身到年轻人身后,掌心贴着他后背,又一次劝道:“这位兄台,放了孩子罢。”年轻人哈哈大笑,突然紧了紧抓着女娃娃的那只手,道:“我若不放呢?”“不放?”蓝河低声重复一遍,击出一掌,震得年轻人失了力道,抓不住女娃娃,直将女娃娃丢至半空。

  

  雷鸣见状,奋力跃起,缈碧色罩衫一并扬起,露出他别在腰间的一小块水纹六芒星玉佩。只见他稳稳接住女娃娃,还从怀里掏出一方帕子,一面替小女孩拭去眼泪,一面哄着不哭。

  

  年轻人见女娃娃已被救下,挥过大刀便朝蓝河面门砍去,毫无章法可言。蓝河抬剑格挡,随意招架,随后挥出一掌,生生将年轻人击出茶楼。那人爬起来还要吆喝几句,茶楼里人不过哼笑一声,并不当回事。

  

  见无甚热闹可凑,茶客间有人便招呼道:“都散了散了啊。”蓝河正欲坐下,系舟却扯了扯他袖子,努了嘴示意他朝旁瞧去,正巧将一个男人不时偷瞄他们又低头不知瞧甚东西的举动收入眼中。蓝河当机立断道:“走。”

  

  二楼雅座一戴斗笠的黑衣人见状,将捏在指尖的花生米丢回碟子里,拍去手上盐粒,微微压低斗笠,随即跟了上去。

  

TBC

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逢侠大纲推翻重来。

年底事多,更新不稳定,建议养肥看ww

02

评论(9)

热度(63)

©叶述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