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述怀

全职叶蓝不拆逆
缘更,谢绝转载

【叶蓝】逢侠(二)

♣武侠paro,破案解密向

01/目录

>>>

  02

  

  蓝河一行急急离开茶楼,直到扭头看不清茶楼,才缓了脚步。他先是左右环顾了一圈,见周遭行人皆是行色匆匆,并无似走非走之人在他们旁边徘徊,才开口问系舟道:“方才在茶楼,是怎么一回事?”

  

  系舟摇头,道:“那人到底在瞧什么,我也说不准。”路旁有书生摆着摊,桌上摆着几把纸扇,身后挂着几幅人像。系舟瞄了一眼,告诉蓝河:“若没猜错,那家伙手里的,怕是我们的画像。”

  

  蓝河闻言,猛地顿住脚步,跟在他后头的雷鸣没留神,登时便撞上了。“哎哟我说蓝河,你怎么不带声就停了。”他一面揉着撞到蓝河后背的鼻梁,一面嘟哝着走上前和蓝河并排走。蓝河心思全不在他身上,只问着系舟:“你这意思是,有人知道我们来这边查案子了?”

  

  “这只是个猜测。”系舟缓缓道,“从沂川村到这里,并不需要太多时间。就这点功夫,我们被盯上还被画了像,我断是不信的。”蓝河亦点头称是,道:“我们一来没穿山庄服饰,二来也未与人起冲突到需要用山庄的剑法,实在难以想象,竟有人知道我们来这边查案。”他摇了摇头,余光扫到自己别在腰间的水纹六芒星玉佩,原本还挂着的笑意逐渐凝固,皱着眉同系舟道:“我想,我大概知晓在茶楼那会怎么被盯上了。”他摘下腰间那枚玉佩,举到系舟眼前,道:“你瞧瞧,这是什么?”

  

  系舟低头也将自己腰间的玉佩摘下,方道:“如此想来,也就只有雷鸣接住孩子时,不?慎露出此物了。”

  

  “那这群人眼睛未免也太毒辣了。”蓝河上前一步,拍着雷鸣肩膀,示意他将腰间玉佩收起。他状似无意打量了一通某处阁楼,意味深长道:“难得来一番嘉裕城,何不好好逛逛?”

  

  三人一路往下,说是好好逛逛,也不过是七拐八弯地,稍稍把附近的街道走了一遭。眼见天光渐垂,他们便随意找了一家客栈进去,店小二自是热情相迎,问着三人是打尖还是住店。“一间房。”蓝河竖起一根手指,冲伙计道,“安静些的。”随后又交代送几个家常菜到房内。

  

  小二送菜送得快,三人一面吃着,一面聊起这趟行程。蓝河摇头笑道:“本以为是出来散心,没想到倒是把你们都拖下水了。”系舟也笑,咽下嘴里食物,方道:“哪里的事。”三人中只有雷鸣听得云里雾里的,这也怪不得他,他才从外头回到庄内没多久,听闻蓝河要出去散心,便急匆匆跟来了。

  

  闻言,他停筷问道:“我就说蓝河不可能突然要出来散心,庄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系舟扭头去瞧蓝河,蓝河并不作答,只垂头吃饭。他略略一想,依着蓝河性子,自是不会将此事说出来,他和那一位到底还是自家兄弟。

  

  雷鸣左右等不到回答,一双眼瞪向系舟,道:“蓝河不肯说,你总能说罢。”系舟却也只是摇头,直道并无他事。“都当我傻不成。”雷鸣性子上头,将手中筷子往桌上一拍,登时沉了脸色。“要我说,准是那姓杨的又闹了什么幺蛾子。”他愤愤道:“蓝河啊,出啥事你跟兄弟说一声,他不成天嚷嚷着要打上一架,我雷鸣还怕他不成?”

  

  蓝河见状,一面感激雷鸣的仗义,一面又觉得没必要。既然话都说到这个地步,那他再瞒着不说,也没意思,索性摊开了说。其实并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山庄内人才济济,总有新秀冒尖,杨绕岸便是其中一个。他这两年来剑术突飞猛进,在外门鲜少遇到敌手,便愈发自得起来,竟到了叫嚣着蓝雨山庄外门五大高手之位该易主的地步。

  

  蓝雨山庄以剑道出众立足江湖,内门由掌门喻文州和副掌门黄少天主持。江湖上提到喻文州,多半是惋惜他先天不足,难以在剑道上有所大成。提及黄少天,却是敢怒不敢言。这一位剑圣,若是话再少一些,真真是一位叫人闻风丧胆的冷酷之人。因此内门之人,在江湖中大多都是有名号的。

  

  而蓝雨山庄的外门弟子,则是在武艺上略有不足的。但能进到外门习武,又比普通江湖人更强一些。外门每两年有一次考核,以便吸收人才,发展内门。蓝河虽是外门之人,上一回考核也差了些火候,但凭他身手,也担得起外门弟子唤一声“高手”。

  

  如今杨绕岸起了取代之心,每每挑衅,蓝河总以“有要事在身”推托。他这回好不容易下了个套,逼得蓝河不得不答应同他对决,谁料节外生枝,竟是被梁易春生生支开了。梁易春当着杨绕岸的面,吩咐蓝河去办事,那杨绕岸便是心里头有十二万分的火气,也不敢当着梁易春的面发,只好忍声吞气,眼睁睁送蓝河离开。

  

  雷鸣不解道:“我瞧你近来功夫已有长进,何不与他正面切磋一番,也好赌了他的嘴。”系舟此时接嘴道:“蓝河不比那杨绕岸,他心里有牵挂,出剑的速度自然比不上他。”

  

  “牵挂?”雷鸣很是不解,“蓝河又无家室,何来牵挂一说。”

  

  蓝河只管笑,半晌才道:“大家同门一场,又何必为这名头争得死去活来。”他给自己倒了茶,又道:“他总是这般寻事,我面子上挂不住,自然得应他一回。”蓝河好面子这事,和他走得近的都晓得,却不知杨绕岸还能拿此事做文章。“再者,咱们外门‘五大高手’这个名头,向来不是只依身手论英雄。”另二人点头称是,外门的五大高手之称,除去身手,还得算上别的,单论好人缘这一块,杨绕岸便远不及蓝河。“因此,若是有谁能服众,我自是愿意撤了这名头。”他摊手,道:“名利皆是身外之物,我虽也在意,但也不至于失了这名头便寻死觅活。”

  

  “合着你的牵挂是惦记着这人是你同门兄弟,不想伤了和气啊。”雷鸣冲他抱拳,道:“就冲你这番话,我雷鸣这辈子没白交你蓝河这个朋友。”蓝河亦是抱拳,道能交到像雷鸣这般仗义的兄弟,也是他的福气。

  

  雷鸣还惦记着蓝河方才那句将他俩拉下水的话,便又问他何出此言。蓝河答道,他们本是出来寻在嘉裕城失踪的弟兄顺带散心,可这一路尾巴甩都甩不干净,何来散心一说。言已至此,蓝河又交代道:“今晚怕是不太平,大家都多留心点。”

  

  三人吃饱喝足,简单收拾一番之后,坐而假寐。也不知过了多久,蓝河隐约听得有打更人吆喝着“平安无事”,一下一下的梆声似是打在他的心尖上。毫无来由,他忽地生出一身冷汗,登时便清醒了。他走到窗边,探头往外瞧了瞧,夜深人静,一时半会也没瞧出什么来。

  

  夜风进屋,径直把系舟闹醒了。他迷迷糊糊间见蓝河杵在窗边,伸手一推便将雷鸣也叫醒,问蓝河道:“什么时辰了?”

  

  “三更。”蓝河扭头答道,“你们俩……”话音未落,他突然停到有什么携着凌厉风势朝他们这屋子而来,当即将系舟二人推开,自己却是没能躲过去,那物擦着他的耳朵,直直插在门框上。蓝河定睛一看,那竟是一支羽箭。

  

  这支羽箭的出现,便如同某个信号一般。霎时门口大开,寒光四闪,几口大刀悉数朝他们砍来。蓝河横剑格挡住两口刀,抬起一腿左右踹去,直将人踹得捂住心口后退数步。另一口大刀紧跟而来,直朝他面门砍去。蓝河微微下滑,又朝后仰去,堪堪躲过这一刀。他起身后击出一掌,直将那人击飞到房外。

  

  屋内空间不大,不好施展,蓝河见雷鸣那边亦将人击退了,便喊道:“走!”三人从窗口处一跃而下,甫才落地,周遭即刻窜出数十道黑影,这一个个的,倒是刀枪剑矛样样齐全。蓝河笑问:“诸位深夜来访,不知有何贵干呀?”

  

  这群人却是丝毫没有作答的意愿,一并涌了上来,这实在是叫蓝河险些招架不过来。只见他足尖点地,跃至半空,拔剑出鞘,先是挡住不知从何处射出的飞箭,翻身落下之时,以剑尖点着那些拿矛人的矛尖,一个旋身,每一脚都踢中那几人的下颌。

  

  落地之后,他又顺势滑出,直直刺出一剑,挡下将将刺中系舟后心的剑。持剑的黑衣人暗自使力,试图将蓝河的剑逼退。蓝河见状,亦多施了几分力道在剑上,继而奋力一振,生生把那黑衣人震退。

  

  十几个人或是捂着肩膀,或是捂着心口,全聚在一人身后。蓝河正欲开口多问几句,那黑衣人首领反手不知扬出何物,烟雾腾腾,只将三人视线挡住。待到烟消雾散,哪还有一个人影,果真是让人都跑了。

  

  雷鸣迈步试图去追,却被蓝河拦住。蓝河道:“别追了,这里还有别的人。”他看着黑衣人消失的方向,疑惑道:“奇怪,方才这附近有别的人,这会怎么不见了。”雷鸣笑他怕是紧张出幻觉了,催促他快些回去收拾东西,赶紧离开。“此地的确不宜久留。”蓝河应和道,“立刻走,趁着此时没人。”

  

  蓝河若是走得再慢些,检查得再仔细些,便可发现,插在门框处的羽箭,与他在沂川村村口石碑所见的,一模一样。他的功夫若是再好一些,便能察觉到,林子里的确有人。

  

  那人见蓝河三人走远,方才现了身。早在茶楼那会,他便瞧出这三人是蓝雨山庄的。倒不是说他眼力非凡,能从三人的行为举止瞧出花来,不过是他也恰好瞧见了雷鸣腰间别的那一块水纹六芒星——此物唯有蓝雨山庄才有,且不说材质做工均是上乘,光是能佩上这枚玉佩,便是蓝雨山庄的弟子。

  

  那人自是晓得这一点,才从茶楼一路跟来。方才见三人打斗,衣袂飘飘里已不见玉佩影子,他不由感慨一声,大门派的弟子,到底是机敏些。如今三人已是急急离开,他一时也猜不透他们要去向何处。

  

  但凡大门大派,少不得在嘉裕城内安插几处眼线。他琢磨了一会,心道:“只在此处瞎琢磨,自是琢磨不出的,不如还是跟上那几人,也好瞧瞧是否同我猜想一般,是为那事而来。”定下主意后,他飞身跃起,踩过树干,点上枝叶,一路掠身而去,身法飘逸,身段是说不出的俊。而被他点过的枝叶,竟是丝毫看不出方才有人经此而过。

  

  假若蓝雨山庄的黄少天在此,定会拍手喝彩道:“好俊的踏雪无痕!”江湖之中深谙此路轻身功夫的,大有人在。能将此路功夫练到踩过树叶而毫无痕迹的,放眼整个江湖,偏偏只有一人。

  

  那便是,叶秋。


TBC


△关于打更时的喊话:

19点-21点,戌时一更,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21点-23点,亥时二更,关门关窗,防偷防盗;

23点-1点, 子时三更,平安无事;

1点-3点, 丑时四更,天寒地冻;

3点-5点, 寅时五更,早睡早起,保重身体。

来源百度百科。


03

评论(11)

热度(61)

©叶述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