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述怀

全职叶蓝不拆逆
缘更,谢绝转载

【叶蓝】专属分组

♣ 参1/32的原著向小甜饼,一发完 混更一次算一次 

♣ 感谢可子大宝贝赐名,今天也超级爱她!

目录

>>>

  01


  “蓝桥,你老实交代,你跟君莫笑到底什么关系?”笔言飞上一秒还声色并茂地和他描述蓝溪阁刷流离之地记录小分队偶遇君莫笑、绕岸垂杨瞎挑衅被盖文盲大章,下一秒毫无预兆来了这么一句,突兀得蓝河连打了四个问号在文档里。


  蓝河眨眨眼,写报告的思路被带偏,毫无知觉地跟着笔言飞的问题进行思考。要说什么关系,那就有很多词可以形容了。比如竞争关系。君莫笑的存在太像开挂,搞得蓝溪阁最顶尖的力量都在一个新区刷小本记录,还不见得竞争得过;比如买家和卖家的关系。蓝河甚至怀疑,如果君莫笑开家网店,他们这几家请他帮忙过的公会怕是每一单都给五星好评,还要留言“下次还会光顾你们家”。


  但笔言飞并不知道他短短的时间内想了这么多,冲着麦喂喂两声,问他:“蓝桥你是不是心虚了你快回答我!”


  “能是什么关系啊。”蓝河删掉文档里逗得像表情包一样的问号,笑骂笔言飞:“赶紧滚去刷记录吧你,不然就留在十区陪我开荒。”他顿了顿,补刀道:“我还挺怀念和你一起下本的感觉的。”


  “蓝桥你等着我出来收拾你。”笔言飞撂下一句狠话,又高声回了两句“来啦”,关掉语音频道的麦前还要说一句叫蓝河心塞的话,“君莫笑说绕岸垂杨打本不如你稳重,趁着我们刷本你赶紧想想回头怎么跟组织解释。”


  蓝河关掉频道里的自由麦,也没把笔言飞说的事放心上,切进游戏翻出系舟的聊天窗口,询问记录出来后在世界频道引发讨论的人手工作进度。确认无误后,他关掉和系舟的私聊窗口,一眼看到高挂好友列表的单独分组,还给了“大高手”三字当分组名,唯有君莫笑才享受得到这个待遇。


  蓝河哼哼两声,想他当时开这个分组目的多单纯,就是为了方便联系——分组是在打完冰霜森林之后拉出来的,每每想起一波流的强悍和酸爽,蓝河就觉得给君莫笑安上“大高手”这个头衔,非常恰如其分。谁知道现在居然被问和他什么关系,他突然想起几天前知月倾城在群里吐槽的话——那就是个振臂高呼“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的山大王,我们就是可怜兮兮上交稀有材料的过路人。


  别说,还真有那么点味道。蓝河闷闷笑了两声,手脚麻利地把君莫笑的分组名改成了“山大王”。他来回看了两遍,一想到回头记录还会被他刷掉,又觉得悲从中来,不禁长长叹了口气,到底哪家官府能派个小队来收了这一位啊?


  就在他恍惚的空档,公会里几个玩家因为下本团灭了两次,这会正在公屏吵着呢。蓝河揉揉鼻梁拍拍脸,收起那点伤春悲秋的心思,投身劝架大军。他自我安慰道“我还有这么多事要做,哪有什么美国时间去管谁能来收了君莫笑啊”。


  但是被君莫笑夸比绕岸垂杨稳重还是倍儿有面子的事啊!蓝河打字劝架都比往日欢快许多,被夸奖谁不喜欢啊,还是被夸比死对头稳重,嘿嘿嘿,美滋滋。


  02


  系统跳出一条新的公告,恭喜蓝溪阁玩家打破流离之地通关记录,成绩24分41秒46!蓝河一见公告出来,立刻让早前安排好的人手在世界上引发讨论。“这下咱们的人气能回来些了。”他在给系舟的消息中这样说道。


  “出记录啦?恭喜啊。”与此同时,君莫笑的私聊跳了出来。蓝河还没来得及和他客气两句“哪里哪里”,就看见绕岸垂杨拿着小号云听刀在世界频道上疯狂刷屏,喊着要君莫笑去破记录,喊着要他去单挑,险些一口气上不来。


  “你说绕岸垂杨是不是傻?”他想也没想,一句吐槽直接打了上去。


  “傻得不行。”


  蓝河很满意,系舟终于和他站在统一战线,觉得绕岸垂杨傻得不行。他还想吐槽两句,字都打好了,快按下空格发送前,多看了一眼收信人,一声“卧槽”脱口而出。这哪是什么系舟啊,他把发给系舟的消息直接发到君莫笑窗口里了!


  可以说这是非常没面子的事情,蓝河一瞬间想了好几个解决方案,诸如假装刚刚是猫发的消息啊之类的不靠谱想法都冒出来了。但最后还是苦哈哈地打了一行字,“我现在撤回还来得及吗?”


  “来不及了。”君莫笑的消息来得很快,“我已经知道你们这位傻得冒泡,没救了。”


  像是要证明君莫笑说得没错,世界频道再次闪过绕岸垂杨的挑衅消息。蓝河突然觉得车前子前些日子说要报一个养生班的提议实在是太有必要了,他现在就觉得有些心肌梗塞。他深吸一口气,回复道:“你这话我没法接,还是换个话题聊聊吧。”


  未等君莫笑回复,他又麻利地打出了他想问的话,“你准备什么时候到31级?”


  “你们这么关心我等级,我压力很大啊。”


  呸,你就装去。蓝河哼哼两声,私聊里有玩家告诉他,说遇到君莫笑在逛集市。他心下一动,看来这是在物色装备,等着破流离之地的记录了。蓝河又翻出记录榜单,多看了两眼蓝溪阁的成绩,默默截了个图,起码现在榜首还是他们。


  世界上绕岸垂杨还在继续刷屏,附和的玩家明里赞赏云听刀同学的毅力和勇气,暗里讽刺蓝溪阁多傻逼。蓝河那叫一个心塞,也不再去问君莫笑“你在干嘛了”,问不问都一样心塞。这种时候唯有给君莫笑改分组名才能稍稍安慰下受伤的心灵,他动动手指头,把“山大王”改成“记录狂魔”。


  “绕岸垂杨还在刷屏呐。”系舟的消息跳了出来,蓝河流泪满面地回复“哥们我可终于看见你消息了”,把系舟吓了一跳,忙问他怎么了,是不是绕岸垂杨那蠢货又说了什么。


  “他拿了好成绩正嚣张呢。”蓝河叹气,这人怎么也不想想,云听刀这个ID现在高挂榜单,代表的还是他们蓝溪阁呢,简直丢脸丢到家。蓝河就算再怎么偏向自家公会,眼下也还是非常不爽,他跟系舟说:“我突然好期待他被君莫笑吊打。”


  两人又聊了几句,谈到对君莫笑会怎样破流离之地的记录时,蓝河告诉系舟,君莫笑保不准又有新打法。“他拿记录的这几个副本,哪个不是有新打法的。”眼看到了交班时间,他们也没能继续聊下去,蓝河起身,跟来交班的同事交代多留意君莫笑队伍,就打着哈欠回去睡觉。


  迷迷糊糊间,他看见君莫笑把绕岸垂杨的尸体挑在伞尖上,脚底下踩着野图boss,手里抖了两下副本记录的榜单,“就这样,你们还想跟我争?”吓得他一个激灵,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太刺激了,对心脏太不友好了!他摸过床头的手机,划拉一阵最近联系人,给车前子发了个消息:


  你上回提到的那个养生班,链接发我一个呗。


  03


  “22分35秒22,君莫笑他们打出来的成绩。”蓝桥春雪站在蓝溪阁其他几个高手面前,被蓝河操作着冲他们摊开手。“这还只是第二次打的成绩。”他补充道。


  “会不会是一支橙装队?”笔言飞提出一个大胆的猜想,很快就被蓝河无情反驳。“橙装又不是白菜,他们一没公会,二来,我看也没什么钱,一两件橙装还买得起,武装一支队伍。”剩下的话蓝河没说,但在场的各位谁都不傻。


  “我们的记录已经很极限了。”没打字的春易老话显然多了起来,他问蓝河:“两分多钟的提高,怎么办到的?”


  “我觉得应该是有新打法。”蓝河内心无比吐槽,天天搞新打法,君莫笑你闲得蛋疼吗?可嘴上还是很冷静地跟春易老他们分析,“他们队伍的第五人,一直在变,这次是个阵鬼。上回埋骨之地,第五人是个剑客,打法我也问过,确实是新打法。”他顿了顿,又说:“所以我认为,这次也是有新打法,而且这个打法,是要靠这个阵鬼来配合的。”


  春易老沉默了一会,说:“大家先回十区看看是什么情况。”蓝河将到嘴边的“现在回去看他们再破记录吗”默默吞了回去,退出蓝桥春雪,换上蓝河的账号。


  一群人赶到十区,榜单都还没点,就看到系统公告说恭喜君莫笑队伍再次打破流离之地通关记录。这次的成绩比原来的记录提高了6秒,从时间上来说,6秒并不算多。但在已经很极限的记录上再抠出6秒,这就是货真价实的实力象征了。


  蓝河这回是非常确定有新打法了,而且新打法的关键点还真就是这个新来的阵鬼。他第一次这么痛恨自己的机智,好端端的,干嘛去猜君莫笑的打法,甚至还又去问新打法是怎么打的。


  “关键在最后boss那里。”君莫笑说。这个蓝河也知道,托亚本就是个难缠的boss,笔言飞跟他吐槽过,光是这个,他们就打了很多次,才打出配合控制住。君莫笑队伍只打了两次,就出记录,可见这个boss是有新手段可以推倒的。“但你们复制不来我们的打法。”


  蓝河精神一振,这是看不起我们还是怎么的?“怎么说?”他问。


  “我可是散人啊。”君莫笑像是怕他不明白,又补充了一句,“各种职业的小技能我可都会。”


  话说到这个地步,蓝河算是真正懂了。什么新打法的关键是阵鬼,关键是君莫笑啊!他想起那次冰霜森林,因为君莫笑,他们打出一波流的新尝试;因为君莫笑,本不是控场的技能打出了控场的效果;因为君莫笑,他们可以尽全力输出而不用去考虑会不会OT。


  同样的道理,这次流离之地,因为有君莫笑的存在,当然变得和其他队大不一样。技术层面,蓝河早就承认这人是个大高手。由着这样一个高手去对托亚进行压制,蓝河并不觉得哪里不可行,他甚至觉得,这会比其他队辛苦打配合制造压制来得更犀利有效。再到武器,君莫笑手里那把似伞非伞的武器,明显是自制的,整队的输出优势,恐怕就是这把武器建立的。


  狗逼散人。他吐槽着,拉开好友列表,行动力爆棚地把分组名改成“狗逼散人”。才刚改完,系舟那边来了消息,问他怎么看绕岸垂杨和君莫笑的约架。


  “能赢的话,是目前为公会赢回声誉的最好办法。”蓝河说。但是我不觉得他能赢。他在心里默默补上这一句。他是向着公会向着自家人没错,可实力这东西,并不是相信就会有的。


  “我看绝对输。”系舟回的消息半点商量余地都没有,“蓝河,咱接下来日子不好过啊。”


  能有什么办法,公会形象这种事,只能靠日后慢慢挽回了。蓝河呼出一口气,连着其他公会阴阳怪气的私聊嘲讽一并关了去。一切就等明天下午的单挑了!明知道是输还得去,蓝河突然替绕岸垂杨生出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感。


  04


  “比赛你们谁看了?”春易老由蓝河带着,找了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几个人聚在一起,就着世界频道的讨论聊了起来。


  “我看了。”蓝河叹了口气说道。


  “怎么样?”还能怎么样,和世界上描述的一个样啊!完全一边倒的perfect,丢掉武器再捡起还能秒杀对手,说出去谁信啊?夸张到无法再夸张,全世界都在呐喊:君莫笑真强,枪炮师真强!


  蓝河如是告诉春易老他们,笔言飞吐槽君莫笑不留余地,蓝河又不认同了。“你们看世界,现在几乎都是在讨论君莫笑有多强,一场比赛最重要的胜负结果反倒没什么人在说了。”他随便念了几条世界上的发言,如此反驳笔言飞。


  “难道那家伙还是故意的不成?”笔言飞说。


  我觉得这是你的过度解读。蓝河暗自吐槽,我看那家伙,根本就是顺手教训人。可惜这些话不好说出口,他只能像模像样地说他的意思是这场比赛目前对他们的不利还算是比较有限的。


  几人又聊了几句,春易老很遗憾蓝溪阁在十区的发展要忍辱负重一段时间,他一时也没有什么好的对策,和蓝河打了个招呼,有要回神之领域的趋势。系舟却适时喊住了他,并提出请战队的选手过来帮忙鉴定的想法。尽管蓝河觉得不靠谱,但系舟指出这亏是在新区,不然这记录,怕是早被怀疑是职业级的手笔了。


  这个提议最后还是得到了春易老的支持,他退了角色,留下蓝河他们面面相觑。


  “蓝河,你别觉得不靠谱。”系舟字打得不快,消息却料子十足。“叶秋大神最近退役了,回网游玩玩又不是不可能。”


  电脑前的蓝河摸着下巴仔细琢磨了一会,承认系舟的话确实有道理。在此之前,他的确也注意到榜单记录的不寻常之处,但一直没怀疑到职业级手笔上,就连叶秋退役会不会回网游,他也没去猜想过。现在出了君莫笑吊打绕岸垂杨这档子事,再加上出自他手的强力记录,要他就此把君莫笑往叶秋大神身上猜,蓝河还是觉得不太可能。


  “你想说君莫笑很可能是叶秋大神?”蓝河摸着键盘,打字的力道都重了许多,“就算是叶秋大神,他回来玩也犯不着跟咱们抢记录吧[#流汗][#流汗]。”


  “谁知道呢。”


  这话他们俩也只是随口说说,谁也没想到,无心之言竟然成真了。春易老带回战队鉴定结果,看似无比淡定地宣布君莫笑就是叶秋大神。蓝河大张着嘴,啊了一声,表示听不清,大春你再说一下,这人谁来着?


  “叶秋!斗神一叶之秋的那个叶秋!!”春易老几乎在咆哮,再装不出半分淡定模样。冲动如笔言飞已经尖叫出声,蓝河回过神后,第一时间私聊骂系舟乌鸦嘴,并表示这周的仓库归系舟整理。


  他望着单独分组里还灰着的头像,特别想上去聊点什么,哪怕是单纯喊两句“叶秋大神!叶秋大神!”也好。尽管他最喜欢的选手是黄少天,最喜欢的战队是蓝雨,但对于叶秋,他仍不吝于表达自己对他的喜欢和膜拜。


  然而他再怎么喜欢和膜拜这位大神,也无法改变叶秋现在是令他们蓝溪阁极为头疼的对手这个局面。春易老带头先溜,其他几个高手也跟着跑路。蓝河就算想去讨个大神签名,也觉得没面子,毕竟君莫笑太叫他们难堪了。他自暴自弃地再一次点开君莫笑吊打绕岸垂杨的视频,津津有味地回顾着,时不时发出“还可以这样打啊”的感慨,又一次忘记了君莫笑的身份是叫他们难堪的对手,满心只剩下一个念头——


  叶秋大神你真是太帅了!!


  05


  蓝河刷卡登游戏,习惯性地把QQ也挂上。菜单栏的小企鹅才刚停下摇摆的动作,他就听见一阵“滴滴滴”的提示音。他点开发现是个讨论组,组名霸气异常——剿匪计划联合行动小组。“剿匪计划联合行动小组?”蓝河险些把刚喝的茶水喷满显示屏,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中二病啊你们!”


  讨论组的讨论倒是挺热烈的,不断有人将君莫笑一行人的坐标源源不断报上来。他扫一眼列表,不禁新奇道:“霸气雄图和嘉王朝也有联手的一天?十年宿敌呀!真是活久见!”


  夜度寒潭跳着脚骂他,蓝河也不生气,反而笑问有哪几家。夜度寒潭老实答道,除他们两家,还有中草堂、轮回、烟雨楼、百花和踏破虚空,一共七家。蓝河嘿地笑出声,七家公会联手,史无前例,这是铁了心要搞事情啊。嘉王朝的会长敲他小窗,热情邀请蓝溪阁加入,一同召开十区八大公会联合抗敌会议,共商御敌大计,以求达成大一统目标。他乐呵呵地截了图发给系舟,笑骂这群人是不是傻。


  “君莫笑霸屏榜单,不被追杀就怪事了。”系舟也是乐得不行,他问蓝河:“有人邀请你一起杀敌吗?”


  “怎么会没有?”蓝河见讨论组一片哀嚎,怒骂剑客流木太话痨吵死人。一想到君莫笑是叶秋大神,流木基本就是黄少天没跑了,他忍不住回了一句:“别乱往我们黄少身上泼脏水啊我警告你们!”打完才转头回复系舟,“别说现在知道君莫笑是叶秋大神,就算不知道,也不至于对他赶尽杀绝。要我说,追杀他被杀秃经验条,哪有两不相帮来得好。”


  他说得一板一眼极是正经,却偷偷给单独分组的“大神”添了个“匪头”的前缀。才刚改完,君莫笑就来了消息,列了几个ID,问他有没有认识的。


  “大神,突然问这个干什么呀?”蓝河乐得装一下傻,嘴角却快裂到耳根子了。这不就那谁跟那谁公会的精英吗,平日里横着走,现在怕是要被杀成狗。一想到这几个公会前排角色被杀秃经验条,一时没法和他们竞争副本记录,蓝河心情那叫一个爽。美滋滋三个字,说的大概就是眼下这种情况。


  “看来是知道我的身份了啊。”君莫笑回复消息的速度一向很快,“真没你们家的?”


  “大神你看上我们家谁?”没到零点,副本次数也还没刷新,蓝河倒是不在意和君莫笑扯一会皮。反正对面是叶秋大神嘛,多少人记者都没摸到门道和他聊上天。这样想想,蓝河又开心得不行,他要是有尾巴,早翘到天上去了——我也是和叶秋大神聊过天的人啊!


  君莫笑祭出一串省略号,蓝河在电脑前笑得捶桌,原来叶秋大神也有答不上话的时候。他笑够了才和叶秋闲闲聊了几句别的,探讨了几个剑客技能。零点的钟声甫一敲响,他和君莫笑打了声招呼,便快速组了精英队去下本。第三趟打完快出本时,蓝河收到君莫笑的友好问候,询问他是否刷完今天份的一线峡谷。


  蓝河瞄了眼时间,顿时笑出声。队里几个人都问他怎么乐成这样。“没事没事,就是说不好咱出本就能瞧一场大戏。”果然才出本就碰见君莫笑一行正大开杀戒。


  “嗨,副本呐?”蓝河这会儿觉得君莫笑主动打招呼的声音特别和蔼可亲,一股子亲民领导的味儿。“咳……”他清清嗓子,吞下笑意,有些尴尬地回应道:“杀着呐……”


  “是啊!”君莫笑答话的同时一矛挑飞了一人。


  蓝河五人站在一旁,视角伴随着被挑飞的角色起落,看似默默不语,队伍频道早就“哈哈哈”满天飞了。他们不参战,也没要走的意思。


  被杀的几人中有人爆出一串叫骂,大呼“蓝桥,你个没出息的东西!”蓝河怔了怔,一看那三人的职业,再结合刚喊他“蓝桥”这个称呼,大概猜出这几人是谁了。忽然间,蓝河觉得自己心情还是挺不错的。他正儿八经地说:“今天我生日,得早点下,先走一步了,大家玩得开心。”他说着,既没上去帮手,也没再围观,就这样带着系舟他们,路人一般和他们擦肩而过。


  “蓝河你真是要笑死我了,大半夜的,你说你生日早点下?”雷鸣电光甩了他一脸哈哈哈,蓝河在电脑前笑弯了眉眼,“没毛病啊。”


  君莫笑大概是杀完人收工了,给他发了一句毫无新意的“生日快乐”。蓝河悄悄截了图,收进他特意建的文件夹里,对着耳麦嘿嘿笑了两声,“我今天还就要先下线了。”他说着,又给君莫笑改了个分组备注——半个朋友。


  拔卡下线的时候,他并没有想过,有朝一日,半个朋友的分组名会变成男朋友。当然,这是后话了。


Fin


△《被动技能》最后一章的链接已补评论里,各位试试看打不打得开=w=

评论(26)

热度(424)

©叶述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