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述怀

全职叶蓝不拆逆
缘更,谢绝转载

[叶蓝]睡着的猫和他

※原著向,三十题系列温暖篇

>>>

睡着的猫和他

  G市的春季,就像是春夏冬三个季节随机播放。昨天还是烈日当头,穿着短袖后背还是黏糊糊的一身汗,今天一场雨浇下来,妖风猎猎,刚收起来的冬衣又被翻出来,继续未完成的使命。

  蓝河抖着身子,翻出钥匙开门,把G市没个正经的春天骂了个透。说什么温暖湿润,全他娘的骗人,变来变去活像个要不到糖的熊孩子。他低头看见玄关摆着一双运动鞋,白色的网面蒙了一层灰,看起来像有一段时间没刷洗。这双鞋和别的鞋摆一起,明显大了两个码,分明是叶修的鞋。

  但是屋里很安静,没有键盘的敲击声,也没有叶修说话的声音。他踢掉湿了小半的鞋子,提在手里路过卧室时,伸长脖子去看里边的情况:显示屏还亮着,隔的距离有点远,但他还是很快辨认出那是荣耀的登陆界面。本该坐在电脑椅上祸害生灵的人,现在却歪倒在床上——上半身在床,下半身在地,一看就是困极了倒头就睡。

  猫主子在他肚子上蜷成橘色的一团,说不出的和谐美好。

  

  猫是在蓝雨后街拐弯的墙角捡到的。下过雨的街道湿成一片,泥土的味道四处乱窜。

  他原本还在和叶修斗嘴,不正经的大神笑得吊儿郎当,左一句“小蓝来兴欣呗”,右一句“十区兴欣的帮众都在等绝色大大上线”,甚至还提出“有野图我们五五分”。

  “要我去兴欣这种可能性是不存在的,我这么说你懂了吧?”他朝叶修摊手,被偷偷从记者会上开溜的大神逮住的郁闷在这个时候散去许多,看叶修吃瘪这种事情,再多几次也是心旷神怡。

  叶修张嘴还想说什么,却被他粗暴地掐住话头——墙角缩着一只瘦骨伶仃的猫咪,橘色的毛团成一团,水蓝色的猫瞳水汽氤氲,叫声虚弱,怪可怜的。

  他一弯腰,把巴掌大的小奶猫捧在胸前,一只手还在猫背上抓来抓去,将打结的毛发梳开。

  “你要养?”蓝河点点头,“这猫冷到在发抖,还这么小,不管会夭折。”他把小奶猫塞到T恤和外套中间的地方,一手在外头兜着,转过头面带歉意,“大神,猫得先带回去,就没办法陪你逛了。”

  叶修摆摆手,说G市又不是第一次来。他陪蓝河又走了一段路,指着路口的便利店问:“幼猫能喝牛奶吗?”

  “听二笔说是不行的。”他没正经养过猫,只听同个办公室的猫奴笔言飞念叨过直接喝牛奶的幼猫很大几率会夭折。“不能喝牛奶不能吃鱼干,这猫不也活不下来?”叶修又在边上问。

  这是个问题。他想不出解决的办法,只能掏出手机求助万千网友,最后得出还是能喝低脂舒化奶的结论。

  “这好办。”叼着烟的男人把他留在路口,再回来时手里拎着一箱低脂舒化奶。他甚是郑重地和蓝河说:“小蓝同志,组织拜托你照顾好这位小同志。”

  小家伙最后在蓝河这里住了下来,每回睡醒就在他手上留下一道抓痕,抓完又满屋子跑得欢快,一点小女生的矜持都没有。某次和叶修视频的时候,小家伙还轻巧地跳上电脑桌,隔着屏幕挠了叶修一脸。

  “看起来很精神。”屏幕对面的人一手撑脸一手夹烟,用一种幼儿园老师夸小朋友的语气夸蓝河:“小蓝同志照顾幼猫有方,组织很是满意。奖励小红花一朵。”下一秒画风突转,“是时候来我们兴欣指导公会工作了。”

  “滚滚滚。”蓝河放着幼猫朝那张虚胖的脸又挠上一爪子,然后断掉视频。看着对话框出现的一排小红花,又笑得傻兮兮的。如果有人看见他现在这样子,肯定会说蓝河你这样和被老师夸奖了的幼儿园小朋友有什么大区别!

  几天后,他收到一个大包裹,瞄了一眼单子写的信息,笑得连笔言飞都看不下去。“老蓝你就收个猫爬架而已,需要笑得跟个老来得子的老父亲一样吗?”但在他看清猫爬架全貌后,忙从自己桌子上摸了一颗巧克力给蓝河。“蓝桥大大,我家女儿能去和你家主子耍两天吗?”

  这没出息的。

  

  自从猫主子落户蓝河家里,叶修申请视频通话的次数直线上升,美其名哥当时还给主子贡献过一箱低脂舒化奶,有权利看猫主子现在长什么样。为此每每野图被叶修带队抢走,蓝河一个视频邀请就扔过去,把猫主子抓到摄像头前,指使她隔着屏幕抓叶修一脸。两人暧昧横飞又心照不宣,感情像七月的气温图,只见往上走,不见往下跌。

  游戏里君莫笑几乎不再上线,忧郁小猫猫倒是经常和蓝桥春雪如影随形。不服气的妹子们甩着技能气势汹汹地扑上去,然后一个挨一个回城。爆出的装备还拿得回,大概是最值得庆幸的事。

  就因为这件事,论坛飘红的贴子是一大票妹子哭着嚎着男神蓝桥春雪出嫁心都碎了。连笔言飞也将链接贴给蓝河,附带献上对脱团狗的诚挚鄙视,还很不屑蓝河这种卖狗粮还要说只是朋友的行为。

  “你问这人是谁?说出来怕吓死你。”又一次被八卦的蓝河笑嘻嘻地说着,游戏里蓝桥春雪随手放了几个技能,旁边的小怪啪叽一下,血条清空。笔言飞悻悻回去,蓝河又给忧郁小猫猫去了个消息,告诉叶修自家的猫主子还没取名。

  “小家伙跟个熊孩子一样皮,就叫皮皮喵吧。”皮皮虾走红之后,表情包满天飞,皮皮什么东西都有。蓝河现在一看到带皮皮前缀的词,下意识就想发皮皮虾我们走。

  “不行,一点都不严谨。”他回车发完,又补上一句,“幼猫是比较活泼,但会长大的啊!想名字要严肃正经一点。”对面发来一串省略号,蓝河理直气壮地回复:“像忧郁小猫猫这种一看就能发现背后操作者是个糙汉的ID是坚决不能要的。”

  私聊栏沉默许久,就在他以为叶修败下阵时,那边悠悠回了句,要霸气侧漏的吗,那就大爷吧,一看就很特别。

  “猫咪是女孩子,谢谢。”蓝河回敬一串省略号后,还是将猫咪的性别问题提了出来。

  “沉玉小号还顶着来爸爸抱的ID呢。”沉玉这个小姑娘他还是认得的,技术虽然不过关,水群能力却是杠杠的,头像就是小号ID的表情包,成天奋战在水群刷脸第一线。至于他是怎么知道的,他也是有加兴欣公会群的,虽然万年潜水窥屏。

  “猫主子:我一巴掌挠死你。”蓝河手快发了出去,倒有些不好意思,和叶修闹久了,都快忘了对面是尊神来着,下意识就用和笔言飞他们互怼的方式怼过去。

  “这是个很有攻击性的女孩子。”叶修的回复来得很快,“沐橙说干脆叫小主。”

  都叫小主了,那为什么不叫皇上。蓝河吐槽的空当,对面又发来一条消息,“家有小主在长成,改明儿就能叫娘娘了。”

  “这话你百度了吧。”

  “你提醒了我,还有百度这东西。”

  最后猫咪就在这样不靠谱的情况下取了个不靠谱的名字。猫主子看起来好像还挺满意这个称呼的,在某次铲屎官蓝河拍着手喊她小主过来时,她踩着光斑,喵喵叫着扑过去,在他脚边亮出柔软的肚皮。

  

  小主落户蓝河家的几个月后,兴欣客场再战蓝雨,蓝河在选手通道里遇到再次逃了记者会的叶修。男人把队服脱下来披在手上,嘴里咬着没点燃的烟,看到蓝河一愣,随即笑开了。“蓝哟,我能去看看小主吗?”

  蓝河懊恼昨晚没先把屋子收拾好,拖鞋东一只西一只,衣服也乱七八糟地扔在沙发上。刚推开门,一团橘色的物体就从客厅的窗框上一跃而起,落点精准,是他的肩膀。

  “哟这就是小主啊?”叶修伸出手撸了一把小主的头顶,猫咪伸出前爪搭在他手上,神情严肃认真。蓝河噗地笑出声,给小主配上翻译,“她说愚蠢的人类,退下。”

  小主蹭蹭蓝河的脸,从他肩膀上跳下去,竖起的尾巴跟旗杆一样笔直,优哉游哉地领着路。“小主很开心呢。”他跟叶修说,男人从背后环住他的腰,贴在他耳边用抽多了烟的低哑嗓音说,“我也很开心。”没有嘲讽,温柔得能掐出水。

  就像淅淅沥沥的春雨最终会汇成绵长的溪流,一切都那么地水到渠成。谁也没深情款款地和另一个说我爱你,也没有女生宿舍楼下常见的鲜花和蜡烛,两人就这样自然而然地走到一起,连告白都省下了。

  没等到铲屎官跟上的小主不满地喵了两声,蓝河笑着轻拍叶修扣住他腰的手,“我带你去看看怎么伺候好小主吧。”

  “小主有个娘不够,还得有个爹。”

  “可拉倒吧你,你没看小主都不待见你的。”

  “小蓝同志,我严重怀疑是你教坏小主的,组织必须把小主带回去。”

  这大概就是爱情开始的模样吧。

  

  蓝河把湿掉的鞋子丢进浴室,洗干净手又折回卧室,小心翼翼地把小主从叶修肚子上拎下来。被吵醒的猫主子喵了一声,发现是铲屎官后,尾巴勾住他的手腕,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舔了舔铲屎官的手掌,又团成一团睡过去。

  被当垫子的另一个铲屎官这会儿也醒了,眯着眼睛问他,“外头刚雨好大,淋湿了没有?”蓝河摇摇头,他出来的时候雨已经很小了,就是风很大。“那就好,东西收拾好了在那,你手续什么的都办好了吗?”

  叶修这回过来是要接他和小主去H市常驻的,男人退役后留任兴欣当指导,他本着游戏这东西只要有网就行的原则,在叶修巴巴的眼神里故作不妥协,却悄悄地申请了线下转线上。

  手续不可能一天办妥,他估摸着叶修也是旁敲侧击地问了大春他们,才会在新赛季对战蓝雨的时候过来帮他收拾行李,选的日子还刚好就是一切手续都办妥的时间。

  “叶修。”男人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没什么,就是叫叫你。”然后他就被拉了下去,两人并排躺在柔软的床垫上。

  “感动到以身相许的话留着到H市说吧,现在先陪我睡一觉。”不知道什么时候挪过来的小主又一次占据战略要地,蜷在叶修身上,一人一猫一样的慵懒。

  直到叶修的呼吸声又一次变得绵长,蓝河才轻轻在他脸颊上落了一个吻,“喜欢你真好。”说罢他闭上眼,放任自己沉入梦乡。

  而本该睡着了的叶修,勾着嘴角收紧揽着他腰的手。

Fin

手上有稿就想发,一点都不会攒稿_(:з」∠)_

三十题系列日常,版本众多,就挑喜欢的写了=w=

评论(6)

热度(233)

©叶述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