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述怀

全职叶蓝不拆逆
缘更,谢绝转载

[叶蓝]都怪当初太装逼

※校园写实向

※蓝河:好好感受一下,纯种文科生活生生活成理科生的悲痛。

>>>

都怪当初太装逼

  叶修瞄到蓝河企鹅头像在右下角疯狂跳动时,正顶着实验室聒噪的风扇帮包子检查循环语句哪里出了错。

  “我觉得我可能是个假的文科生。”蓝河的消息下附了一张塞不进水晶头的双绞线照片,八根金属导线在离金属片还有一步之遥的地方手拉手肩并肩,仿佛前方是个大火坑。电脑桌上乱成一团,压线钳压着测线仪,摊开的书盖着交换机路由器和排插,还有五六根团成一团的网线。

  “有够乱的。”叶修光明正大地在实验室摸鱼,“你们今天做的实验是什么?”

  “网线水晶头制作测试和连通网络。”蓝河回得很快,蹦出的消息透出一股子生无可恋,“平时打JJC风骚走位的双手在掰金属线方面宛如一个手残。”

  “这就是你不和我混的结果。”叶修在一堆子花花绿绿的代码前勾着笑,“早叫你不要盲目崇拜黄少天别和他走太近,你看,喻文州的手残是会间接传染的没错吧。”黄少天和喻文州同个宿舍,叶修这话把黄少天当中间媒介了。

  “滚滚滚!”面对蓝河快要溢出屏幕的咆哮,叶修还是选择了安抚,“小蓝同志,你这活儿急不得。”包子在一边手舞足蹈地喊着他“老大我结果出来了”,半班人都看了过来,叶修依旧自在地继续摸鱼。“等你下课了北门走起?”

  “吃个饭再回宿舍都要翻山越岭。”那边的消息还是带着浓浓的幽怨味道,“叶修同志,组织考验你诚意的时候到了。”

  “说吧,是要X家的炒饭还是要B家的手撕鸡,给你送到宿舍楼下去。”他晚上还得继续呆实验室,走一趟也算顺路。

  “随便吧。”隔着屏幕,叶修都能感受到隔壁实验楼内蓝河强大的怨念,“现在老师下来询问进度了,我还是再挣扎下好了。”消息后跟着十几个炸成灰的煤球,看得叶修噗地笑出声。

  

  蓝河他们是在半个月前搬的宿舍。

  他们院的宿舍楼占据了学校最佳位置:下楼就有ATM机,出校门便是公交站,五分钟内能完成觅食工作,学校北门可以说是年年承包年度最佳地理位置。除去这些便利因素,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北门四栋宿舍楼,三栋是女生宿舍,众星拱月一样围着他们,那叫一个舒爽。

  从繁华的学校北门搬到深山老林——他们学校环山而筑,新宿舍和山底篮球场比邻而居。通向校外的路只有两条,一是走上通天销魂回旋梯再下陡峭夺命长坡,翻山越岭地回到北门;一是从学校正门出去,环绕学校外围一圈走向繁华。然而学校正门出去,走上半个小时都找不到吃饭的地方。用一夜回到解放前来形容也不为过。

  “可能是天意要我好好学习,向黄少看齐。”他指着在宿舍边上的图书馆和跟着过来看新宿舍的叶修如是说,黄少天前不久因为参与的跨专业机器人项目拿了国家级奖项,最近正忙着申请国家奖学金。

  连着三年都拿到国家奖学金的叶修表示不屑,“有本事你别碰游戏好好学习去啊。”没本事的蓝河在搬完宿舍当晚,发现新宿舍不断电不断网已经领先全校进度,率先踏进夏令时,兴奋得拉着叶修一起把JJC战绩打上十段。

  但事实证明,蓝河还是想得太甜了。

  搬完宿舍的第二天是周一,他跟着大部队往新宿舍附近的食堂挤。食堂只有七八个窗口,每个窗口十来人在排队,油成米白色的塑料桌椅几乎没有空位。等到他终于走到队伍第二的时候,面对卖相实在无法言喻的饭菜,蓝河没忍住就拍了一张照片发给叶修。几分钟后又追加一个评价,几乎都是冷的。

  叶修回复照样来得快,也是一张照片,一荤一素,卖相和蓝河面前的一对比,完全可以打五星,一看就是北门食堂的饭菜。那人还要拉仇恨:“我看今天这菜色就不错,可惜你吃不到了。”

  拉黑,这个必须拉黑。蓝河咬了一口冷掉的酸甜肉,肉质老得他险些咬到舌头。叶修那边还要继续刺激他:“听说新宿舍外卖拒单,我没笑。”接到后头的表情是笑得眼泪都出来的小黄豆。

  妈的,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蓝河第一次觉得,和没饭吃比起来,攻防又被叶修带队打了个结算零分那都不是事儿。“给你一次机会重新组织语言。”他说。

  “呵呵。”GG,这天没得聊了。蓝河把一小块萝卜咬得咔咔响,邻座的笔言飞都从食物里抬起头问他,“老蓝你这把谁当萝卜咬了,多大仇!”

  隔了一会叶修那头来了消息,再次表达了对蓝河现状的理解和哀悼,言辞极度真切,然而此等恶劣行为落在蓝河眼里,除了拉出去浸猪笼,实在不能宽恕。“晚上带你重温北门的美味。”看在美食的份上,他决定改变立场一分钟,回头还是真人PK一把吧,不用搬宿舍的狗逼玩意。

  那头戏弄完蓝河的人笑呵呵地把碗筷收拾好,领着一群尾巴有如领导视察完发表意见。“走,回去睡觉。”

  ——吃完就睡,宛如养猪。

  

  下课铃未打之前,即便是即将吃到的美食也不能拯救被手工课折磨到快疯掉的蓝河。

  “我宁愿再指挥几场和叶修杠上的攻防。”他一手捏着双绞线,一手握着压线钳,泪流满面。灰扑扑的绝缘皮,去多了,塞到水晶头里的只有导线;去少了,金属导线死活不能掰成一条一条,四股拧好的线路一脸哥俩好不愿分开的表情嘲得蓝河险些直接剪断。好不容易塞到水晶头里,压严实了,往测线仪里一塞,闪亮亮的黄色信号灯抖了两下,熄火了。

  “我总觉得哪里不对。”他把水晶头从测线仪里拔出来,半眯着眼睛分辨里头的排序。“二笔,我们是按T568B排的吧?”见小伙伴点头,他照着书念开:“白橙,橙,白绿,蓝……我就说哪里不对,蓝后边是白蓝不是绿啊。”他吭哧吭哧动手拔掉水晶头,压得严实的玩意一点松动的迹象都没有。

  “切了。”笔言飞挥舞着压线钳,眼里红光闪闪,“切了!”蓝河更是大手一挥,莫名兴奋。

  “第十八次塞不进水晶头和掰不好导线。”远程围观的叶修发了一个捶桌笑,“蓝哟,你的手残成就已达成。”

  正拿别的网线代替实验对象的蓝河回复的消息里都带上腾腾杀气,“再笑!回头就把你路由器黑了。”在宿舍不能上网,那和死鱼有什么区别!

  “别啊!你这玩意金属线切口不整齐,塞得进去才有鬼。”屏幕另一端的人停下手中敲的代码,放大蓝河发过去的图片,“你肯定是太温柔才塞不进去。”叶修严肃指出,塞这玩意就是要用力用力再用点力。

  好好的一句话,从他嘴里蹦跶出来就莫名带上不可言喻的色彩效果,直接给蓝河上了个思维减速的debuff。去你妈的用力用力再用力,你产房生孩子啊?

  

  痛苦的实验课还在继续,五月的机房即使开了空调也依旧热气腾腾。蓝河和他的小伙伴一人拿着路由器一人拿着交换机,对着排插你看我我看你,咋整啊?

  “蓝河你们这组怎么没动静啊?”老师在讲台上开麦点名,“赶紧地都给我动起来啊,你,你,你还有你,你们这些组再没动静回头我都记旷课。”

  紧接着他蹲在主机前完完整整看下一整页路由器配置指南,搬出主机拔掉网线,唰唰唰把路由器和交换机的插头在排插上插好,摊在瓷砖上的线又多又乱。

  事后蓝河用一个四字词语高度概括这一场面,兵荒马乱。而早就经历过这一切的修电脑熟练工叶修笑得差点找不到眼睛,年轻人啊,他感慨。然后被蓝河用一堆报表和客户管理分析报告埋了起来。

  眼下蓝河捏着网线,在WAN和LAN端口来回插,闪烁的信号灯闪着闪着就罢工了,同一个交换机连的几台电脑纷纷上不了网。“别动,二笔你别动它!”笔言飞蹲在那里不知所措,手里捧的路由器放下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科任还在指导别的小组,蓝河丢下一地线在位子上翘起二郎腿,指尖在手机上一点一点。还蹲着的笔言飞尝试着拔下其中一根网线,分不清到底接的那个端口,索性把连着的三四根线全拔了,本就乱得糟心的地面又添几坨线圈。

  “通了没?”叶修敲着代码还要抽空过来嘘寒问暖,蓝河告诉他,单台电脑不连交换机就能通,连上交换机仿佛回到没有网络的年代。

  “你看看路由器的WAN口和LAN口有没有弄错。”叶修的消息几乎算得上是秒回,“LAN口是接交换机的,WAN口接外网。”蓝河抓着手机又蹲回去,路由器上只找得到WAN,其他的都是1234。

  他丢开手机,随意捡了个线开始接,嘴上还和笔言飞解释:“WAN这个端口接的网线是要连墙上那个端口的。对对对,把原先的那根网线拔了,连这根。其他这些连交换机去。”

  罢工很久的信号灯又开始一闪一闪地刷存在感,蓝河跟着实验步骤设置路由器,随后两人又在几台电脑间来回设调试。“老蓝,还是不行啊!”耿直如笔言飞,真的动手给IPv4设置IP地址、子网掩码和DNS,填完切回浏览器顿时两眼一黑,卖萌的小绿人挠着脑袋说不好意思网页走丢了。

  这就很尴尬。

  “自动获取啊。”蓝河指着自己成功登上某搜索引擎首页的屏幕指导笔言飞偷懒。“可是我连不上FTP,今天的报告都还没弄。”宿舍老好人蓝河同学手一挥,说把你U盘拿出来,等你蓝哥写完你复制份。

  ——所以说为什么我一个24K无添加的纯种文科生要做这些一看就很不文科生的事情?

  今天的蓝河依旧奔跑在“我是个假的文科生”的路上。

  

  后来叶修听到蓝河的这个抱怨后,冲他吐了两个烟圈,“只能怪你当初填报志愿的时候太装逼了。”

  自小受隔壁小孩黄少天的深厚影响以致于变成他忠实迷弟的蓝河,在填志愿的时候几乎照搬黄少天的,不巧的是,黄少天录到的是第一专业,他是第三。

  就觉得自己膝盖中了好多箭。他跟叶修说:“以后谁再和我说我专业是文科专业,我拿路由器砸他一脸。”

  ——会在速卖通开店算跨境邮费,写得出客户分析看得了报表,甚至还敲得了代码做得了网站优化。逼格的确很高,谁读谁知道。

  “说起来,你们这个实验,和我们之前做的是一样的。”叶修抽尽最后一口烟,吧咂着嘴,又想去摸口袋里的烟盒。

  蓝河一把拍掉他蠢蠢欲动的手,“实验报告呢?”言下之意无非是赶紧地发我邮箱,我改个名字直接交上去得了。

  “删了。”

  “你都不存档的吗?”

  “存档干嘛?”

  说得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无话可说的蓝河决定敲叶修竹竿,用美食填补自己受伤的心灵。

  没有什么是一顿美食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顿。

Fin

蓝河每天都要爬的通天销魂回旋梯

被双绞线路由器什么的折腾得快疯的人是我是我是我,做路由器配置填路由表连通网络的时候是最崩溃的,实验室的网络永远是发送4丢失3[手黄再]

评论(17)

热度(120)

©叶述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