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述怀

全职叶蓝不拆逆
缘更,谢绝转载

[叶蓝]关于暗恋对象的夜谈

※原著向,三十题系列温暖篇,独立成章

>>>

关于暗恋对象的夜谈

  

  不知道是哪个谁说,没有暗恋的人生是不完整的。

  

  借着这句话,蓝溪阁的公会群最近刮起了一阵我和我的暗恋对象的风潮。最开始只是一阵微风,带着点夏夜特有的闷热,小小地打着转,慢慢吃着投喂品,长成了妖风,呼啦呼啦地把人往或是甜蜜或是难堪的泥潭拽。

  

  蓝河很不幸也被拽了进去,小姑娘们蓝团蓝会地喊着,说什么也不打算让他赖过去。

  

  “我没有暗恋对象啊。”他说。小姑娘们不信,说这年头谁没个半个暗戳戳喜欢的人。又列举了很多证明对方就是你暗恋对象的行为,比如见到人手足无措;比如想得到对方多一点的关注啦;比如很关注对方却要装成不经意提起等等。林林总总,消息一瞬之间就刷上99+。

  

  人群里有个妹子还保持着难得可贵的清醒,一个艾特又把蓝河圈出来。他对比着妹子们列出来的,想了想,其实还是有的。但是,“变成对象了。”这句话宛如一颗深海炸弹,一下子就把潜水的装死的窥屏的悉数炸出来,面对满屏幕或调侃或惋惜或哀嚎的消息,蓝河笑得肩膀一抖一抖的。

  

  “你们不说,我都没意识到那是暗恋对象。”蓝色气泡淹没在消息洪流中,但依旧有人眼明手快地点了回复。顶着摇曳草挂件的姑娘点评,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爱情。

  

  叶修擦着湿漉漉头发路过,把脑袋搁在蓝河肩上,蹭了他一脸水珠。“聊什么这么开心?”他扫了一眼屏幕,挑挑眉,“蓝团长的暗恋对象,不就是哥吗?”

  

  然后他的脑袋被蓝河从肩膀上推开,还在笑的人顺势拍拍他的脸,又捏了捏,“蓝团长没有暗恋对象。”

  

  “但是我有啊。”这就很值得深挖了。蓝河眯着眼睛看他拎起毛巾往浴室走,快速拟定几个问题。

  

  “坐。”他挪出书房,窝在客厅的沙发上,弯身从茶几下头掏出一包薯片,还朝叶修拍拍身边的空位。“我们来聊聊你的暗恋对象。”

  

  叶修瞄了一眼他手里的黄瓜味薯片,回身接了两杯水,才坐到蓝河身边。“哥的暗恋对象必须是最好的。”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他想。

  

  “你们怎么认识的?”蓝河问他。

  

  “荣耀。”叶修颇为遗憾,“可惜游戏没有结缘系统,不然早绑了。”然后就被蓝河就塞了一片薯片,“现在请开始描述你暗恋对象的长相。”他歪头就能看见蓝河没锁屏的手机界面,他们蓝溪阁企鹅群里的小姑娘们还在疯狂刷屏,话题从蓝团长的暗恋对象歪到那些年我想和暗恋对象说的话,想送出去又不敢送的礼物。

  

  叶修吞下嘴里的薄片,盯了蓝河好一会才开口:“两条眉毛一张嘴。”

  

  “谁不是长这样的!”自觉被忽悠的蓝团长又塞了他一嘴薯片,“有啊,那什么陆小凤是吧,四条眉毛。”叶修说着还在蓝河眼前比了四根手指。

  

  “哪吒还三头六臂呢。”蓝团长把薯片咬得咔擦作响,从鼻子里哼出一声。

  

  “二郎神三只眼?”他伸手揽过蓝河的腰,捏了捏,肉肉的,最近胖了点,手感不错。

  

  “严肃点,组织在问你话!”藏不住笑意的小青年绷着一张强行严肃的脸,给自己喂了两片薯片,还把叶修不安分的手拍开。

  

  “这不描述着吗?”他被拍开手也不恼,从上衣口袋摸出烟盒,抖出一根闻了闻,最后还是收回烟盒里。“我暗恋对象长得可清秀了。”他跟蓝河比划着,“比我矮一点,笑起来能看见一边酒窝,就跟你一样。”

  

  用苏沐橙的话来说,那叫校园偶像剧里清爽干净的男二号,比不上男一号的帅气屌炸天,但是眉宇间写满温柔。

  

  “听起来长相挺不错的,性格呢?”

  

  叶修摸摸下巴,想说性格很好。可天底下性格好的人多了去了,怎么偏偏这个人就成了他的暗恋对象呢?他拿眼角余光瞄了眼蓝河,青年的刘海有些长,盖住半边眼睛,嘴里塞满薯片,两颊鼓鼓的像只仓鼠。

  

  G市的水土大概是温柔的,他不着边际地想着,你看这个人,玩游戏的时候,多明显啊。

  

  叶修有次闲得无聊,翻出呆在蓝溪阁的小号,有幸围观了一场高玩间的撕逼,新人想出头,总觉得老人挡了道。下调十区开荒后又回来的蓝河,在这场撕逼里没少被提及,某些人阴阳怪气的话语,看得他都皱皱眉头。

  

  顶着管理头衔的蓝河清了公会频道的屏,和和气气地把这些人哄下去。有没有私聊继续骂的,叶修并不知道,至少公屏是干净的。被波及的蓝河真的和表面这样云淡风轻吗?叶修他饶有兴趣地尾随蓝河的角色,就看见衣袂飘飘的剑客缩在角落里对着小怪大打出手,什么招式凶残用什么。

  

  其实还是气得不清的,他下了结论。隐去公会的可爱萝莉站在高坡上俯视剑客,下一秒就看见那人头上跳出一个文字泡,蓝河说你不用跟着我啦,没事的,这种事又不是第一次发生。

  

  叶修猜他是开了帮会成员ID高亮,便操控着萝莉滑下高坡,蹦蹦跳跳地跑到蓝河身边,鬼使神差地抬手召唤出蠢蠢的哥布林。摇摇晃晃的召唤兽在主人的操控下,躺倒在崎岖不平的沙地上,露出白色的肚皮,还打了滚。

  

  不得不承认,荣耀的天气系统做得很不错。沙地临河,晚霞的余晖洒在粼粼水面上,无端添了一抹温柔。剑客喂给萝莉一根糖葫芦,比出一个不太熟练的摸头动作。“去忙你的吧。”他说。

  

  如果叶修手边有个评分的本子,那么蓝河后边的分数,应该是一直在往上涨的。

  

  再后来,又一次成功从蓝溪阁兜里抢走野图,叶修突然兴起,一个私聊敲过去,问蓝河,今天抢你们野图的姿势帅不帅?私聊框里跳出一串省略号,他在网吧一隅笑出声,银灰色的烟灰跟着笑声跌落。

  

  “叶神,我不想理你。”

  

  “生气了?”

  

  “必须生气,这个野图一点档次都没有,你怎么也来抢啊!”

  

  “都是野图,谁出抢谁。”叶修续上一根烟,这个小剑客逗起来挺好玩的。“你这样看不清野图的实质,我很伤心。”

  

  “我现在就去爆了你材料。”叶修真的就在原地等蓝河过来,飒爽的剑客老远就放了一个带控制的技能砸到他面前,下一瞬竟朝他炸了烟花。系统的公告比两人的反应都来得快,世界频道顿时又是一片刷屏。

  

  “太没面子了。”小剑客头顶蹦出文字泡,“我想打你的。”

  

  “别解释了英雄,快捷栏绑了烟花是不是傻?”叶修地图炮所有把烟花拖进快捷栏的人而不自知,对面的小剑客猛地拉开了距离,技能唰唰唰往外丢,还剩一丝血皮时,有人生硬脱战,蹩脚的治疗白光缓缓落在他身上。

  

  “唉,被揍回城多不好啊。”叶修指点他,“刚炸了烟花就被揍回城,多没面子。”

  

  残血的剑客追在花花绿绿的散人后头跑了大半张地图,活生生把血回满了。“还追吗?”叶修摸到他身边坐下。“不追了不追了。”蓝河顿了一会,问他,“你包里有食物吗?”

  

  如果只是这些,叶修也没觉得蓝河特别到哪里去,不过是个有点好感的青年人罢了。

  

  直到他在蓝雨地盘上见到蓝河。

  

  蓝河和他想象中的模样差不了多少,脸庞还带着几分学生气,但又和安文逸罗辑他们不一样。叶修贫乏的词汇库找不出能描述的词语,又不合时宜地想起戴妍琦时不时在选手群大呼小叫的一个词组:美好的小哥哥。

  

  尽职尽责的许姓工作人员把他从安有诸多烟雾报警器的地方带到抽烟室,还贴心地给他泡了杯绿茶,入口还有丝丝蜂蜜的味道。叶修抬眼看他,青年摸摸后脑勺,讷讷说叶神你抽烟多,绿茶能清肺,蜂蜜润。

  

  许博远。他悄悄记下蓝河的名字,默默念了两遍。“还是蓝河叫着顺口。”他这样对青年说,收获了一个真人版的目瞪口呆表情包。叶修心里头那点儿好感咕噜咕噜地冒泡,慢慢慢慢地开始变了味。

  

  回去后,苏沐橙有时也会凑过去八卦他,诶你最近很不对劲啊,又在欺负这个剑客?他接过姑娘泡好的绿茶,笑笑,“哪里的事,明明是在指导他怎么揍人会更效率。”还是加点蜂蜜好喝,他想。

  

  而屏幕里剑客顶着一丝血皮追在他身后,苏沐橙摇摇头,当我没看见你们的对话啊,你这指导训练他的什么,如何顶着血皮追人又不会被打死吗?

  

  他摁灭嘴里叼着的烟,扬声对训练着的人说:“沐橙提议今晚加训,内容就是如何顶着血皮追人又不会被打死。”说完还要朝苏沐橙笑,“挺不错的哈。”事实上,就连乔一帆,都没留下来做这个加训。只有他一个人还在贯彻落实这项加训内容,乐此不疲。

  

  “怎么不说话啊?”等不到回答的青年人扭头问了一声,“不会是不知道怎么说吧。”

  

  “哪里的事。”叶修笑着反驳,“小家伙性情可好了,挺好说话的,逗得狠了还会龇牙咧嘴。”他想起很久前看过的一篇文章,内容大多是记不得的,就只对那只摇着大尾巴还要捧着小主人手指蹭的松鼠印象深刻。想到这里,他抬手捏了一把蓝河的脸颊,别说,软软的,捏起来怪舒服的。

  

  “我觉得吧,性情再好的人,和你说话都要龇牙咧嘴。”蓝河拿自己举例,“在十区认识你之后,我都变了一个人。”

  

  “哇蓝大大你是变成哥斯拉了吗?快点转过来我看看。”叶修演技浮夸,心里没有剧本还强行装出一副“我心有剧本千千万”的模样,强行飙戏。“我看小兄弟你印堂发黑,最近要有血光之灾。”

  

  蓝河丢开吃空的薯片袋子,指尖还沾着椒盐,张牙舞爪地扑向他:“呔,妖孽哪里跑!”两个人在沙发闹成一团,以蓝河痒痒肉被攻击到笑得停不下来收场。

  

  “不可思议,你这人居然还会暗恋人。”蓝河脑袋枕在他腿上,笑够了才感慨,“我一直以为你会和荣耀女神过一辈子。”

  

  “那是遇到你之前。”叶修平时不怎么说情话,说起来颇为不要命。“你弄乱我的心,怎么也得把我的床弄乱吧。”蓝河顿了一会才回过味,耳根子有些薄红。叶修看得分明,只觉得明明两个人能说不能说的事都做了不少,蓝河在这方面的反应还是脸皮薄得狠。

  

  “不和你说了,我回去玩游戏。”从腿枕上蹦跶起来的蓝河拎起薯片袋子往垃圾桶丢,拐去洗手间洗干净手又折回来抓手机回书房,“叶修你洗衣服记得看下裤子口袋里东西都拿出来没有,上回纸巾没拿出来,晾衣服挑得脑壳疼。”

  

  等叶修打理完衣服的事,蓝河正喊人下一个五十人本。“英雄,带我一个啊。”他在蓝河边上坐下,在一抽屉账号卡中挑挑拣拣,挑出那张萝莉召唤。

  

  “诶这个召唤居然是你!”蓝河扫一眼他的屏幕,惊讶极了。“当时我还在想,公会里哪个妹子又暗恋我,跟了一路。”没想到居然是你。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叶修在团队频道里打出个笑脸,回头问蓝河,“你怎么不继续问我暗恋对象的事?”

  

  副本门口清点人数调整小队职业的蓝团长看也不看他,“现在坐你身边的是我,你暗恋对象的事很重要?”嘴角勾着笑的青年在团队频道交代一串注意事项之后,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往传送光圈走去。过图读条时他转头跟叶修说:“在你暗恋对象面前要好好表现啊,拖后腿扣DKP。”

Fin

评论(34)

热度(451)

©叶述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