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述怀

全职叶蓝不拆逆
缘更,谢绝转载

【春笔】诱拐

※梗来源文后条漫,女装大佬预警

※毫无逻辑,爽完就跑

>>>


  “为什么你不穿女装?你骗老子!”笔言飞拉了拉裙摆,又调整了胸前的蝴蝶结,抬头看见一身休闲服的春易老,顿时气不打一出来。妈的,说好一起穿女装,为什么你不穿,是骗我还是骗我?


  春易老不为所动,夸了他一句挺可爱的,又道:“走吧,我们去看电影。”


  


  诸事开始于一场毫无意义的打赌,输的人答应赢家一件事,毫无创意,一看就恶意满满。


  然而当时的当事人笔言飞先生反而跃跃欲试,他早就想想联合群众的力量,反抗暴力上司春易老,惩罚内容也没什么,就随随便便让春易老在游戏里打个两三百字就成。


  可惜他立“这个赌老子绝对赢”的flag立得太早,蓝溪阁五大高手除掉蓝河,别人都压蓝河和君莫笑有一腿,就他立场坚定,相信亲兄弟绝对不会胳膊往外拐。结果蓝河半是得瑟半是不好意思地向兄弟们说真相时,只有他抱着宿舍那只等身泰迪伤心欲绝。


  当天他的游戏体验史无前例地差,打竞技场,他的状态简直是高分段怒冲低分段,打本还团灭。唯一值得欣慰的,大概只剩下大春还没来惩罚他这一点了。


  他乐呵呵地以为大春肯定忘了还有这码子事,悠哉悠哉地继续过他的小日子,直到宿舍除他早班其他人都轮休那天。


  他们的宿舍是四人间,只有他俩是同个部门的,其他两人都是其他部门过来拼床位的。后来他回忆,那天晚上的天气那叫一个好,抬头都能看到星星月亮,无风无雨,堪称小情侣约会绝佳天气。


  宿舍有女朋友的两位都出去约会了,据说有看电影项目,看的是当下最热门的爱情片。笔言飞很不屑,看什么电影约什么会,是游戏不好玩还是游戏里的御姐不够妖娆。一个枪炮师小姐姐从他眼前奔跑而过,胸前风景线亮丽无比。看得他心神荡漾。


  春易老刚好在这时推门进来,看他还在玩游戏一时有些无语,他默默吐槽,敢情是叶修来神领之后还没被虐够是吧,下班了还上赶着去被虐。他本想着,这小子爱被虐就让他去被虐吧。但他一瞧到自己手里粉嫩嫩的袋子,还是放弃了不够兄弟的念头,试图拯救笔言飞于水火之中。


  等他走近了才发现,笔言飞忙着欣赏御姐呢,谁管叶修来不来——那这就没什么理由还让他呆在电脑前美滋滋地玩游戏了。


  春易老制造了一点声响,成功赢得笔言飞的抬头。“大春你回来了啊!”他的视线落在春易老手里的袋子上,很是好奇地问他,“这是什么?”


  “新衣服。”春易老说。“下班了还玩游戏呢?”他看似随意地随便问问。


  “是啊。有事吗?”


  春易老摸出那张揉得有点皱的电影院宣传单,咳了一声清嗓子,“看电影,去吗?”他把传单递给了笔言飞。传单上除了最新的爱情片外,还带有别的几部片子,像什么动作片啦悬疑片啦。有一部动作片是笔言飞念叨了很久的,春易老特意点点那部的片名,怂恿他:“宿舍其他人都和女朋友去看电影了,就剩咱俩了,要不一起去?”


  “可是咱俩大老爷们一起去,不太好吧?”笔言飞一副十动然拒的样子。


  “你穿女装吧。”春易老顿了一下,像是思考出什么良策。


  “大春你开什么玩笑呢。”笔言飞笑着给了他一拳。


  “二笔,上回的赌你输了。”春易老友善地提醒了他一下,“按照约定,你可是要答应我一件事的。”


  卧槽,还有这种操作的?不不不,这违规了。笔言飞内心一片卧槽,可怜巴巴地看向春易老,试图撒娇蒙混过关。奈何春易老不为所动。最后他自暴自弃地提议,“我们一起穿吧。”


  春易老答应得很快,他一时间忘记了这个男人骨子里的恶劣因子,接过他递过来的袋子,嘟嘟囔囔地拐去卫生间换了。过程的别扭我们忽略不提,总之等到他别别扭扭地拽着小裙子边踏出卫生间的时候,看到春易老换上一身休闲装并没有好好穿女装时,异常愤怒,并且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最后还是被春易老拽出门,穿着可爱的粉色小裙子,踩着小高跟,头上还戴了个双马尾。


  他们的座位有些微妙,一排过去几乎都是男生。电影播到一半的时候春易老扭头和笔言飞咬耳朵:“你看,那些都是没有女朋友的单身狗。”


  笔言飞大力点头,可不是嘛,这排就都是爷们。


  “现在是不是觉得虐狗好开心啊?”春易老问。


  “有点。”电影演到高潮,笔言飞几乎全身心被吸引,仅剩的半分理智告诉他,虐屁的狗啊,老子是男的,不是女的。天天被喂狗粮,有朝一日能虐狗,说不出的舒爽。


  “那以后就是你女装啦。”春易老很开心地接下一句,笔言飞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嗯”。


  等等,好像签了什么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笔言飞从春易老手里抓过一把爆米花,冷静地吞下去。


  

Fin



评论(4)

热度(119)

©叶述怀 | Powered by LOFTER